梦里梦见面父亲杀人的简单介绍

阿浅今年26了。

在他乡难得一知己梦里梦见面父亲杀人,在认识我们的第四个年头梦里梦见面父亲杀人,阿浅终于向我们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其实故事说起来大都俗套。

那年阿浅16岁梦里梦见面父亲杀人,在燥热的暑假终于过去时,阿浅穿着白色的落肩裙子,锁骨若隐若现,扎着半马尾,带着行李,拿着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一个人去了学校。

阿浅爸爸经常出差,一个月能有二十九天不在家,妈妈作为某研究所的外派人员,已经在国外待了两年。

阿浅在妈妈不在的两年里,习惯了家里的冷清。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生活,安静的时候窝在沙发里听听歌,看看书,经常看着书发呆。那本书是妈妈出国前送给她的,《我是猫》。

一个人在的房子是寂寥的,阿浅在等着爸爸妈妈回来,等着房子里重新充满了欢声笑语。

等啊等,结果等到的是爸爸妈妈的离婚。

那是阿浅17岁的生日,爸爸在家陪着阿浅过生日,许愿的时候,阿浅希望妈妈快点回来,爸爸和自己在等她回家。

阿浅切了块蛋糕给爸爸,爸爸沉默了一下,把蛋糕放回了桌子上,脸上带着一丝沉重。

“阿浅,”爸爸停顿了一下,“我和你说件事。”

阿浅看着严肃的爸爸,心里突然紧了紧,两只手捏在一起,有点紧张。

“爸爸,你说吧。”

阿浅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似乎已经预知这是一件不好的事。

“我,和你妈妈离婚了。”爸爸说完这句话,看着阿浅,面前的阿浅长大了,眉眼之间都是她妈妈的影子。

泪花在眼里打转,阿浅不知道该说什么,匆忙低下头,双手紧捏着衣角,不让自己颤抖起来。

爸爸还是看到了阿浅努力想要压下去的泪花,心跟着抽了一下。可是阿浅长大了,她该知道真相,哪怕事实很残酷,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帮着阿浅做各种决定了。

两个人都在沉默,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许久之后,爸爸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声音带着嘶哑,“阿浅,你以后要跟着爸爸生活,还是去加拿大找妈妈梦里梦见面父亲杀人?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爸爸爱你,你永远都是爸爸的乖女儿。”

阿浅攥紧了衣角,指节泛着点白,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爸爸,我,我想过两年再看,我先读完高中。”

爸爸点了点头,沉默再一次笼罩了父女俩,过了一会,爸爸起身回了房间,只留下阿浅一个人坐在餐桌前。

这一情景,仿佛又回到了那些个只有阿浅一个人的周末,阿浅眼眶里的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一颗一颗,浸湿了衣衫。

阿浅回到房间,忍不住哭出声。爸爸的手抬起又放下,终究还是没有敲门。听着阿浅的哭声,一颗一颗落下的泪水寂寥无声,却又沉重击打在爸爸心上。

哭累了,阿浅终于睡了过去。爸爸悄悄帮阿浅盖了被子,坐在床边,看着阿浅的脸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很久,爸爸终于还是起身离去了。

第二天,阿浅起来的时候,家里只剩下了阿浅一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座只有阿浅一个人的房子。下午,阿浅收拾完,带着行李,一个人回了学校。

阿浅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不怎么好的梦,梦里爸爸告诉阿浅,“阿浅,我和你妈妈离婚了。”

阿浅想,这时候的妈妈在做什么呢?等我生日的时候,妈妈好像刚好要回来,和爸爸一起给我过生日。

但,这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阿浅依旧按部就班过着剩余为数不多的高中生活,这个不好的“梦”,就像阿浅从小到大做到的无数梦一样,被阿浅锁在了记忆深处。在那之后,爸爸再没有提起这件事,妈妈也没有。

阿浅高中毕业后,去了蓉城的一所大学。

阿浅到蓉城的那天,是个阴雨天,雨下得不大,但也有点烦人。阿浅一个人背着书包,拉着行李箱,在路边打去学校的车。

好不容易停下一辆出租车,阿浅费力地将所有行李放在后备箱,坐在后排刚准备关车门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梦里梦见面父亲杀人:“同学,可以拼个车吗?我去川大。”

随后便自来熟,直接坐在了前座,阿浅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反而是师傅操着一口川话喊小哥上车。

阿浅习惯了一个人待着,捎带着社恐,便眯上了眼睛。师傅和小哥一路聊着蓉城的风土人情,气氛热烈。向前向后,仿佛形成了两个世界。

师傅和小哥一路聊到了终点,阿浅付过车费,取了行李箱向学校的大门走去,方才的一幕不过是阿浅人生中千千万万的记忆碎片之一。

但不曾想到的是,这恰恰是另一故事的开始。

“同学,等等,我还没有给你车费,你微信多少,我们加个微信吧。”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呀?哪个专业呀?”

“同学,你行李这么多,我帮你拿过去吧。”

阿浅愣了一下,不知所措,小哥不由分说,拿走了阿浅手里的行李箱,大步向前,一下子拉开了和阿浅的距离。

阿浅眼中透过一丝无奈,只得快步跟了上去。

去往宿舍的一路,都是小哥在说话,阿浅安静地跟在一旁,不言不语,思绪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不知道爸爸这会在做什么,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看爸爸和阿浅?”

最后阿浅,还是加了小哥的微信。

“阿浅,你的名字真好听。含星光浅濑,褰雾静疏林。”

阿浅淡然一笑,像是没想到小哥也知道这句诗一样。这是爸爸和妈妈结婚时说的一句诗,“影影,以后我们要是生个女儿,就叫阿浅吧。”

阿浅想,这是什么时候爸爸和阿浅说起他和妈妈以前的事呢?

阿浅嘴角带着笑意,和我们说起她和沈沐林的第一次见面。

我们催着她,“那之后呢?你们还见面了吗?”

文 | 柠檬

图 | CNU

10 | 09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