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猪头-(梦到猪头是什么预兆)

二红喝了农药梦里梦见猪头,被邻居撞见了送到医院急救梦里梦见猪头,一番灌药、灌水的抢救,命保住了。昨天我妈去医院看她。二眼泪簌簌往下流,直说:“三奶奶,我没脸见人了。”我妈安慰她说没有过不去的坎。

前几天,二红被乡镇派出所抓了起来,原因是偷盗,二红老公交了三千块罚款把二红领了回来。这件事直接成了所有认识二红的人的热点,特别是娘家的村子和婆家的村子。在农村谁家发生点什么事都不是秘密,不过三五日就都知道了,大家这几天就特别喜欢出门互相讨论这个热点事件,就像啃甘蔗,嚼来嚼去津津有味,直到这块甘蔗被嚼成干木屑。

事情是这样的,镇上的惠民超市盘点老是对不上账,就仔细翻看了近期的监控,找到了来偷东西的人,等二红再来他们就小心看着,果然就被抓了现行,二红付了购物车里的物品后,被叫住了,从她包里翻出了一块卤猪头,接着人就被带到了派出所,二红老公交了3000块钱罚款把媳妇领了回家。家里早就传开了,第二天就沸沸扬扬了。二红扛不住压力喝了农药。

听说二红偷东西,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二红比我小十岁,是不远的邻居,以前她家很穷,爸妈为了拼儿子生了四个女儿,老二和老四被送了人,二红是被留下来的老二,终于通过“借种”生了个小五是个男丁,才算停止了生育。她们家本来底子就薄,为了躲避计划生育东躲西藏加罚款,过着缺衣少穿缺盐少油的日子。大红读到了五年级没再让读了,辍学后给她爹妈帮了不少的忙,她爹妈食髓知味,二红三年级读完就拉回了家当帮手,常见小时候的二红穿着漏脚趾的鞋子破衣烂衫的捡柴火或是跟在大人身后下地干活。我妈是裁缝,常帮左邻右舍的修补衣物,二红妈也常让我妈妈帮着贴个补丁改件旧衣。二红妈不会做鞋子,那些年没这个本领家人可是受罪,大家每年都会做几双鞋子来穿,光买成品不舍的,二红妈不会,她们我妈可怜她家孩子就偶尔给他们做双布鞋。

就这样孩子们长大了,大红十七岁找到了邻村,小伙子比大红大九岁,人长得不赖,但是因为不识字所以一直订不到亲,后来给了大红家足够高的礼金,双方皆大欢喜。二红也以相似的样子在18岁找到了一个大她11岁的男人,很难得的是这个男人也目不识丁,这个年代找个目不识丁的女婿估计真的很不容易,但是她们找到了。大红家养猪又种姜日子过得不错,二红老公没什么赚钱的营生日子过得很苦逼,但这都不关她妈妈的事。在她们的妈妈的明示暗示下姐妹两个比赛往娘家买东西,吃穿用那叫一个丰盛,足以支撑大红二红妈站在人堆里摆面子,大红买的什么衣服,二红买了多少肉…冬天常见到她拿着一大捆蔫了的蒜薹或是半个西瓜出来扔,说这两个死妮子,买么没数,买这么多,都让这些菜拥倒了。你看看,吃不了就不新鲜了,不能再吃了!这捆菜总得在她手里呆上个把小时才在别人的目光里扔到她家院子旁的草丛里。然后转头问邻居你家闺女最近回娘家了没梦里梦见猪头?你前一阵子过生日她给了多少钱,买的什么梦里梦见猪头?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奶奶无奈的说:“穷人乍富,挺腰凸肚。”

大红二红妈滋润了几年,儿子到了说亲的年纪,人家女方要求必须在城里买楼房。自己好吃懒做没有存款,老太太下命令,大姐二姐一家十万,权当借的,大红二红两家没法拿了五万。二红家这点钱是借的。交钱的日子,大红二红妈不开心,说两个姐姐没用,拿这么点钱,劈头盖脸数落完没提什么时候还钱。

眼看还钱无望,二红老公出去干装卸补窟窿去了,可是二红妈嘴还是不能亏,以一次“集”为周期联系闺女,两个闺女还是要按时孝敬。这几年大家都有车,大红家早买了五菱,二红妈又让二红家买车跟形式,二红总是跟不上姐姐家,这回一狠心买了辆大红家两辆价钱的车,但是除了赶集,实在用不上。这天又打电话给二红说眼看自己的黄瓜要熟了,做梦梦见卤猪头拌黄瓜。二红一看又五天了,一集了,可是手头没钱,实际上二红手头紧张很久了,车贷吞掉了她的一大部分零花钱,老公压力大又说起借给小舅子的钱一去不复返,两人因此吵了很多次了。自己两个孩子养着再孝敬老妈,她在超市里做了几次手脚,这次没有再一次侥幸。

小时候二红我是知道的,她虽然没有读几天书但是她不是偷东西的坏孩子。可是她这操蛋的妈!真是要逼死二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