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喂马-(梦里梦见房子倒塌了)

高考完我无意看了弟弟的日记梦里梦见喂马,他甚至不敢生病。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文|新京报记者王婧祎 实习生王双兴

编辑|苏晓明

►刚过完17岁生日不久梦里梦见喂马,濮阳一高高二培优班学生卢天川(化名)离开了这个世界梦里梦见喂马,杀死他的是同班同学李松。两个少年的命运就此发生转折,等待他们的分别是永恒的黑暗和绝望的囹圄。

亲属在整理卢天川遗物时发现了一张小纸条,来自一名和他要好的女同学。女孩写到,高中时代是近似于折磨的时代,希望快点过去。

他们曾约定,一起考到北京,考进清华北大。在楼道的“一言九鼎”留言墙上,卢天川曾写下海子诗句:“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濮阳一高的校园里遍布横幅、宣传板、励志口号,每间教室外密密麻麻的成绩单、排名表。他们大都是全市范围内分数较高的学生,为了共同的高考目标承受着繁重的学习任务。

血案发生当天上午,一高的高三全体师生举行了百日誓师大会,一场励志演讲后,校领导激情洋溢地向台下3000多名学生喊话,“在决定人生走向的关键时刻,要惜时如金,全力以赴,用百米冲刺的勇气和毅力去赢得2017年高考的胜利梦里梦见喂马!”

面对悲剧,读者感慨唏嘘之余,更多人想起了自己的高中岁月,或鸡血热血,或狗血冷血,共同的“那三年”,各自的悲欢史。

“虽然有压力,但依然会浪啊”

初中开始一路实验班,誓师横幅……作为宣传委连班上的志愿墙都是我设计的……高压,作业考试连着来,但是依然会浪啊,和同学聊,和校长怼,在纸上画五子棋下……老师校长们很生气,但是无可奈何啊~因为我们是全校唯一能给他们创造升学率的团体了……再加上法不责众……就……

@程离索

我们高中也是省里的重点,每年10几个清华北大,本一率90%以上,省状元多在我们学校,但我整个高中都很自由,没有强制晚自习,没有不许带手机等硬性规矩,社团办得风生水起,每周四下午还会放电影全校看。

@Trotro

我的高中也是市重点,普本上线率百分之百,也是全封闭式,带手机被发现都要回家面壁思过的那种,负责某一块的人没做好导致没有得到流动红旗的就得写万字检查,可是我们学校也一直在强调好好做人的重要性,校训是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即使思教处的老师可怕的不敢惹,但是私底下也能和学生打成一片,不论是重点班还是平行班的同学都相处得很融洽,高中三年,我收获最大的不是知识上的,而是收获了珍贵的友情、严于律己的态度和真诚待人的处事方式,这才是青春懵懂的年纪最美好的地方啊,看到这篇特稿,我心里很难受。

@momoko400円

突然很感激我的高中班长,我们也是所谓尖子班,他和卢天川很像,总是带着我们唱歌、打排球、为老师过生日、在元旦补课期间的自习上偷偷玩狼人杀,高中或许因为他,才少了许多阴霾,多了阳光。想起当时,我们真是阳光又自信,充满青春的活力,幼稚却很善良,就连每个课间都要唱歌。我们的成绩可能比其他届差点,但每个人都很爱那段时光。

@ryx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逃课和尼姑聊天,一次耐心的倾听”

我高中时也见证过悲剧。那时就像每天身处黑暗,唯一看得到的光明就是高考,高考是我们所有的希望。压力已经不是由父母或者老师施加的了,是我们的世界已经狭小到只剩一件事情,如果这件事情失败,仿佛就要万劫不复。人在这种境遇下往往会变成直线思维,不会转换角度面对问题,所有的忧郁和负面情绪都会一直积攒,积攒到一定程度,会寻找一个出口爆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可能把自己当成了出口,三年里有两个时期,仿佛心脏每天都是皱缩的,只要没把心思集中在学习上,就会感受到绝望,而且不断自我否定,眼泪会莫名其妙盈满眼眶。

@Echo

之前做梦梦见自己在高三的课堂上,非常的绝望,一下就吓醒了,梦醒以后发现自己已经工作了这才放心,虽然现在工作也并不清闲,但是我始终觉得高三是我人生中最辛苦最累最不想回忆的阶段,每天和一台机器一样高速旋转,却还不能有维修的机会,稍微慢下来别人就会觉得你这台机器已经报废了,是没有用的东西。

@sailor moon

弟弟是我们县的中考状元,他上的是重点班,每天晚上回宿舍不许说话,说话都会被记过。我常常嘱咐他好好学习,他告诉我:大家都在学习,我不学习能干嘛。高考完我无意看了弟弟的日记,他甚至不敢生病。高考完弟弟近视涨了三百多度,上一次涨三百是在初三。

@小超人

想想高三时,我也想退学,又怕家人伤心,一个人在学校不想上自习时,去湖边摘茶叶,再把茶叶烤干自己泡着喝。有次逃课,去学校附近一个寺庙,里面住着个尼姑,我和她聊天,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只为成绩的学习,为什么要读大学,她说,即便出家人也是要学习的,然后指指不远处的电脑对我说,出家在这个小庙也要学习电脑知识的。她一直是我印象最深的尼姑,在我叛逆时段一次耐心的倾听。

@晴雨木棉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每次月考完,就开始算要‘杀’几个人才能排第一”

高三,山东文科实验班。我们的班主任是教学名师,业务很好。但骂起人来什么难听的话都说。曾经因为中午洗个头发扣了分被当着全班同学骂了十几分钟不要脸。一边听骂一边狠狠地用圆珠笔划作业本,涂满了一张纸。强行克制摔东西吼他的想法。大概是脸色太难看,同桌一直偷偷看我,很担心的样子。到现在也没有感激,只有后怕,逼迫也得建立在尊重之上吧。后来为了洗头写了1500字的检查,用了整套课本的哲学理论和政治观点,班里一度掀起了写检查的潮流。现在想想,是重压之下的自娱精神拯救了我们吧。

@二黑

不知道有些人为什么这么怀念高中,还有重生回去再读一次的念头。我每次想到都只能回忆起永远起不来床的早上和永远写不完的试卷,不堪回首。每次月考完一看排名,就开始算我要“杀”几个人才能排全校第一,后来高三模考全市排名还戏谑人太多“杀”不过来要筹钱请杀手组织才行。没想到戏言放在另外一个地方会成真。谢列表同学不杀之恩。无论谁怎么说,真的非常感谢高考。毕竟条条大路通罗马,有人出生在罗马。没有高考,有多少人能跟那些出生在罗马的人进入到同一个地方,享受同样的教育资源。高考本身没错,我只是有点惋惜。有些人,不折戟于风浪之中,也会沉沙于滩涂。

@不疯魔不成活

高中就读于西安市top3学校重点班,学校超过50个清北的那种,但学校还是要求像某水二中学习。每天向周围的人散发负能量、悲观情绪,自己偷偷学习、生怕被人发现被人超过,隔三差五宣誓打鸡血、隔三差五考试排名、人人眉头紧皱且面目可憎。

@天心

高中的时候,班里来个一个安徽蓝印生,一个桀骜不驯和孤僻寡言的人。无巧不成书的是,由于我和他每天上学放学都是一条路,一来二去就慢慢熟络,他主动提出要和我做同桌,我欣然接受。一节英语课,老师讲解上次考试的卷子,让同学们自由提问错题,由于我当时那张卷子考的不好,所以问了不下十个问题。正当我又意欲举手提问时,我的腹部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伴随着一声咒骂:“CNMB,你他妈能不能给老子安静点?!”我一脸惊愕:“我在提问问题,你怎么了?”“你他妈提问那么多问题烦不烦,真他妈的吵!给老子闭嘴!”然后就是继续对我挥拳相向,与其夹杂着的,是各种肮脏之极的咒骂,我这辈子从来没被人这样侮辱到极致。时至今日,我依然想杀了他。特别特别想。这件事,这辈子忘不了。

@Kyle

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我是从农村里考去县里最好高中的,一直在尖子班,一直给自己很大的压力生怕成绩下滑,有一次考试成绩下降了十分,班主任一通教训让我很受伤,自己一个人哭了好几天。可能是那时候还小,抗压能力不行吧,想想老师的态度,又想想在外打工挣钱供我读书的父母,感觉自己很对不起他们,那天是周末,去了大伯家,大伯也是一通教训,下午我没有去学校,自己一个人坐在河边,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对不起父母就有了自杀的念头,一个人坐在河边哭了很久很久很久,准备跳下去的那一刻,一个老奶奶拉住了我,后来老师还有父母找到了我,我是死活也不愿意再去学校。现在五年过去了,感觉自己现在比以前开心快乐了很多,没有那么多的压抑,仔细想想,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好傻,感谢那个素不相识的老奶奶的救命之恩。

@再见,旧时光

剥洋葱话题

还有80天高考,你紧张吗?

END

剥洋葱people

记录真实可感的生命

新京报深度报道部出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