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梦里遭小人算计-(梦到小人有什么征兆)

2002年的这一年梦见梦里遭小人算计,是我在江北建材大市场开店生涯里生意最好的一年,也是人生危难最多的一年。多事之秋,危机四伏,身边命案凶杀此起彼伏,目不暇接,我无所适从,真心又累又苦。同时渴望能够找到某种外在的力量来帮助我到达一个安稳的彼岸。

我不断地问自己,我这么起早贪黑、拼死拼活地赚钱有意义吗梦见梦里遭小人算计?尤其是身边发生了一桩震惊中外的命案,让我一次次觉得人生的拼搏毫无意义。

这一年的五一节,江北首富之子黄先生新婚夫妇在张·*·界·旅游度蜜月期间,突然和家人失联,随后就确定双双被人杀害。而张·*·界·景区当地对这事没有任何明确的答复,说词变化不定,案情扑朔迷离。

黄家聘请一位私家侦探去调查案子,四个月以后,案子还是毫无进展,最后不得不接受50万的赔款,以张·*·界·官方发出的消息为依据强迫结案。 结案的那天,当地报纸上头条新闻全部是黄家新婚夫妻蜜月旅游命案的报道。

我店铺是黄金码头,前面是一个宽大开阔的坪地,一到下午就背着太阳凉风习习,所以只要不是下雨天,摆地摊刷皮鞋和各式各样的休闲人聚集得人满为患。 这天所有人都在谈论黄家案子,各抒己见,没有一个声音认同官方报道。大家对案情的推理,最终基本认可一个灵异的结论:黄家新婚夫妻是被商场仇家所害,而且是被一种江湖邪术所害。

听到人群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江湖邪术,我浑身发麻,心里难受极了,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尤其是当我看到人群里有那帮子人和那个人恶毒的面孔时(详情见《梦见捡到许多鸡蛋是啥意思呢?》),我就知道大苦难就要到了。

01.

突然,一群黑衣人闯进我家里,将我先生五花大绑拖走了。

我和儿子吓得大喊救命,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没有一个人出手相救。

我急急忙忙去找邻居,没想到邻居也骤然变成黑衣人,他们狞笑着要将我和儿子一同绑起来。吓得我赶紧拉着儿子的手飞跑。

我们跑到公安局报案,正叙述黑衣人抓走了我先生,请求警察救助时,没想到警察也变成黑衣人,张牙舞爪地向我和儿子扑来……

哇,救命啊梦见梦里遭小人算计!我醒过来,大汗淋漓,刚才做了一个恶梦。天已经亮了,我和先生起床下楼,如平时一样打开卷闸门,准备摆好货物迎接生意上门。 听到我先生轻轻地说了一声:咦——门口有把黑伞呢—— 我顺声看过去,看见一把破旧的黑伞依靠在门口的柱子上,糟啦!

我马上说:别动!危险!

但太晚了,我先生已经将黑伞抓到手里了。

我急忙又喊:别动!危险,快扔掉伞!

我先生却将伞撑开了,嘴里说着:一把伞有什么危险的,虽然烂是烂了点,但还是可以遮一点雨的。

我先生说着说着就不对劲了,双眼直勾勾的,在店子里打了好几个圈,东倒西歪。然后将黑伞扔到镀锌管上,发疯似地往外跑。

我追着喊,他根本就不听,嘴里高声大叫:我热死了!我热死了!我要去河里洗澡。

他疯狂地向河边跑去,嘣咚跳进河里。要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是深秋,天气比较凉了,河水也是冰凉冰凉的。看着先生在河水里沉浮不定,我平生第一次束手无策,我平生第一次喊出:老天啊,救救我先生吧。

也奇怪,我先生真的往河滩游回来了,湿漉漉地上了岸,傻呆呆地跟着我往店铺走,上楼,然后倒在床上昏迷不醒了。

我知道我先生遭人算计了,中邪了。这也就是昨天大家在谈论得热火朝天的造成黄家命案的一样的邪术。这是一个古老的邪术 ,凡是中了这种邪术的人,都会半死不活,不能看医生,不能用药,否则立刻毙命! 这样被施了邪咒的黑伞,一旦进了谁家的门,除非它自己心甘情愿地离开,要么就要找有法术的茅山道士送走。普通人,谁沾染这样的伞谁就会有灭顶之灾,如果七天之内没有解除诅咒,人就会离奇地死亡。

这不是我危言耸听,它开始于我的儿提时代的一种常识。夏夜乘凉时,池塘边大树下,摇着蒲扇的老人们反反复复口口相传的聊斋般的故事里,就有这个夺命黑伞的故事,我们小孩子喜欢听,却又被吓得毛骨悚然。老人们趁机告诫:路边的伞,你千万不要捡,倚靠在你家门口的伞千万不能动!

没想到,小时候那些骇人听闻的故事竟然真实地发生在我身上!

02.

已经六天过去了,我先生在床上昏迷不醒。没有人可以帮助我,我分分秒秒都是在白天的劳苦和晚上的噩梦中度过,感受是凄凉的。

只要一闭上眼,就会进入那个恶梦里,我和儿子在黑衣人的追杀中拼命地逃亡。邻居是黑衣歹徒,路人是黑衣歹徒,警察是黑衣歹徒,我们母子遇到所有的人都是黑衣歹徒,所有黑衣歹徒到处疯狂地追杀我们......我一次次从噩梦中惊醒,大汗淋漓,面对现实无能为力。

唯一让我安慰的是儿子挺懂事,他虽然才六岁多一点,但很有男子汉的气概和担当。他知道爸爸有点不对劲,小声问我:爸爸怎么啦?

我说:爸爸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

儿子说:那就让爸爸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妈妈做呢。妈妈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

已经第七天了,我先生依旧昏迷不醒,无法可治。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不断地问自己,如果再没有找到解除邪咒的人,那我先生今晚就死定了! 这时,我又不由自主地仰天长叹:老天,救救我先生吧。

......

顿时,黑衣歹徒漫天飞舞地朝我和儿子盖过来。我拉着儿子的手拼命地跑啊跑,黑衣人越来越多,黑压压一大片,挡住了我们所有的方向。

突然,天地间刮起一股飓风,漫天黄沙将我和儿子卷起。我死死地扣住儿子的手,任凭风沙狂扫着漩涡,我们母子二人都没有松开手。

风沙停了,我发现我和儿子已经逃亡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这是一片干涸的黄土地,稀稀拉拉的灌木丛,矮矮地孤独地生长着。 我和儿子喘着气在一个土堆坐下,我说:崽崽,这里看样子很安全了,我们休息一下再做打算。

耳朵听到呻吟声,一位衣衫褴褛的老者蜷缩在一丛树木下,奄奄一息地呻吟着:我好饿啊,好饿啊,给我点吃的吧。

我对儿子说:崽崽,我们带有吃的吗?

儿子说:好像有点。

儿子从口袋里找出早上没有吃完的小笼包给了老人,老人吃完小笼包就不见了,只见一堆绳子在那里。这时,耳边传来微弱的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

我和儿子侧耳倾听很久,声音是从脚底下传来的,是从一棵杂树底下传来的。

我和儿子奋力把树丛拔开,哟!好深好黑的洞,救命声像潮水一样涌起,成千上万的人被困在黑洞里。我就把绳子丢下黑洞,对着黑洞大喊:下面的人抓住绳子,我们拉你们上来!

接着,我对儿子说:崽崽,来,助妈妈一臂之力,一二三,加油!

一个男人顺着绳子的拉力跳了上来,接着又一个男人从黑洞里被我们拉上来,第三个人从黑洞被拉上来时,儿子惊喜地大叫一声:爸爸——

我醒了,原来又是一个梦。

好清晰的一个梦,拉绳子的手臂的酸痛感还在。梦里的情节历历在目,这是一个好梦!我预感到我先生有救了,他今天就会康复了! 我兴奋得马上起床,稍作梳洗就打开了店门。

时间很早,还不到五点钟,天空格外晴好,绯红的朝霞将大地映得红彤彤的。

摆早点的摊位正在准备,他们微笑着招呼我说:老板娘今天这么早?你家谭老板呢,他人哪去了,好像很多天没见他人影了。

我说:他去到很远的地方玩耍历险了,刚刚才回来呢。

我刚把绞丝机推出门口,就有一个老顾客上门了。我按照他提供的清单尺寸下料,绞了十个镀锌管丝口,点了一些配件,用塑料袋兜好给他,他付了钱—— 这时,发生了一件很奇特的事 :

他在付款时还没有下雨,天气晴好。他正动脚离开时,天上毫无征兆地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就好像一只巨大的水盆从天空翻到,水倾盆而下。

啊,下雨啦!我借你这把伞用用。男子口里说着就顺手飞快地抓起镀锌水管上的那把破黑伞,撑着走了。他大概走了十几步路,刚好走过宽大的人行道,到广场马路边上的垃圾桶旁边时,雨就停了。

他回过头朝我笑起来说:看看看,这雨下得这么奇怪,就停了。老板娘,这把伞破成这样子,扔掉算了吧。

他顺手就将伞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里。

啊,我一直在纠结,夺命黑伞怎么会心甘情愿地离开呢,它又没有脚,原来是这样离开的。 我听见有人下木楼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是我先生从木楼梯下来了,一副完全稳稳当当正常人的样子。

我问道:你好了,是吗?

他点头:我好了,是的,完全好了。

我说:你昏迷了七天,你知道吗?

他挺惊讶:什么?我昏迷了七天?我记得我浑身燥热,跑到河里洗澡,却很不舒服,然后就回家了......

我们一家人终于又逃过一劫,但是,想害我家人的那个人的坏心思也变本加厉了,真正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不过,还是有惊无险,道就是这样会被魔考的过程里不断茁壮成长。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