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道长是我师傅-(我师傅千鹤道长徐凡免费)

失恋梦里梦见道长是我师傅,很多人都经历过梦里梦见道长是我师傅,也有不少人会有挽回感情的念头,你会用什么方法挽回恋情梦里梦见道长是我师傅

“85后”杭州女子李欣为了挽回前男友,在网上找“道士”作法,结果没等来前男友的回头,却让自己陷入了更深的烦恼之中。

放不下前男友的姑娘

李欣和前男友分手后,一直放不下。2019年8月,李欣在百度贴吧上看到这样一个帖子梦里梦见道长是我师傅:“青城山清风道士,12岁出家,20余年专注修道,作法解难题,解决感情问题、修复情感破裂……”随帖子配发的,是“清风道长”身着白袍、气质很仙的照片。

李欣有点动心,但也担心遇到骗子。直到有一次,清风道长在线打假了一个“假道士”,还发帖列举了此人招摇撞骗的举动。“这位道长总不会贼喊捉贼吧”,李欣想。

至此,李欣的顾虑全打消。她立即联系了清风道长,加其微信,并表示希望通过做法事与前男友破镜重圆。

清风道长回复她说梦里梦见道长是我师傅:“只要交钱做法事,半个月内就能和前男友复合。”李欣马上按照其要求转款2000元。法事做完以后,清风道长告诉李欣,一切顺利。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李欣没有等到前男友的信息。她有些着急,清风道长安慰她:“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帮别人做法事、看风水和八字,都是有效果的呀,要不你再等等?”

李欣很是揪心:“师父,麻烦您再想想,是不是做法事的过程中哪里出了问题?”

道长回复说:“我最近打算购进一批法力强大的法器,等我购置完毕,再免费帮你做一次吧。”

李欣觉得有道理,要挽回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于是耐心等待。

收费名目极多的“道士”

过了几天,为了能让清风道长尽快给自己做“高级别”的法事,李欣又出资8000元赞助道长购买“厉害”的法器。然而,法事做完后,前男友那边依然没有动静。

失恋之后,李欣一直无法直面事实,独自在外地工作的她身边也没人可以倾诉,苦闷的她忍不住向清风道长发微信诉苦,“我现在每天都浑浑噩噩,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我昨天做梦梦见他来找我了,今早上一醒来就打开手机,一条信息也没有”……最多的时候,李欣一天会给清风道长发二三十条信息。

一开始,清风道长会耐心地回复几句高深莫测的话,后来便开始敷衍,甚至佯装发火:“你这姑娘听不懂话嘛,师父我这么忙,还要耐心劝导你,你却硬要钻进死胡同。你越这样失去自我,他越不回来。”

李欣也觉得自己这样微信轰炸不太好。此后,李欣每次在发信息给清风道长求安慰后,都会自觉发个小红包给他,清风道长全都收下了。

几个月过去了,李欣给男友发过几次信息,对方均不回复。而李欣此时已经给清风道长转款6万余元,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

偶尔,她也会忍不住追问:“师父,法事起效果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变化?”好半天,清风道长才给出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事在人为,你不去主动联络,怎么知道有没有效果?”

李欣想想也是,于是主动约前男友吃饭见面,却遭到对方的拒绝。她追到男友家中,也吃了闭门羹。

作法遭到“反噬”的“师兄”

李欣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师父,做了那么多次法事为何都不奏效?我可以去青城山找你吗?”

然而,李欣登门拜访的请求每次都被清风道长以各种理由拒绝,“师父最近有很多场法事,要出差去外地,不在山里”,要不就是“身体有恙,需要休息”。

而此时,李欣老家突然传来消息,她母亲患上癌症。李欣一下子懵了,又开始求助清风道长。

“此事重大,我要和几个师门的兄弟联合作法才能起效果,费用不低。”

“多少钱都行,毕竟是我妈生病了。”李欣急了,有些病急乱投医。

“行,你先准备好2万元吧。”

于是,李欣开始想尽办法筹钱,甚至开始用信用卡透支。

给清风道长转了2万元后,李欣致电家人,得知母亲未好转,李欣询问清风道长,得到的回答是:“效果肯定是有的,只是没那么快。因为帮助你母亲的这场法事太凶险了,我师兄在作法中遭到反噬,受了重伤。”

李欣急得手足无措,对方又发来信息:“我们到处筹钱给他治病,姑娘你要是有良心,他的医药费你要承担啊。”

此时,李欣也顾不上去核实真假:“对不起啦,师父,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你等着,我去筹钱。”

清风道长接连发了几张“师兄”面色土黄、躺在ICU的病床照给李欣后,李欣更加相信了,从信用卡里贷出8万元转账给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告诉李欣:“姑娘,等我师兄醒了,他一定会感激你的。”但是两天后,清风道长却跟李欣说:“我师兄重伤不治,你能拿出多少钱吧?”

至此,男友未挽回,母亲未治愈,李欣却已经向对方转账20余万元。

一人分饰两角的骗子

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清风道长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李欣发给他的信息均石沉大海。

过了半年,一个自称是清风道长徒弟的人突然联系李欣,告诉她:“清风师父生了重病,我们做法事都离不开他,现在我们给他治疗花光了积蓄,多方打探,我才问出来师父有你这么个朋友,希望你能够给予救济。”

在清风道长失联的半年,李欣也没人说心里话了,状态比之前还要差,虽然前男友也没信儿,但她仍感念清风道长与自己相识的缘分,所以,李欣还是向这个自称清风道长徒弟的人伸出了援手。

随后,清风道长也跟她联系上。李欣难免在言语中透露出失望和怀疑,清风道长说:“这样吧,我让徒弟吴钢来杭州与你见面,助阵你的法事效果。”

没多久,吴钢果真去杭州和李欣见了面。吴钢给李欣“助阵”三次,李欣自然向他支付了费用,还为吴钢提供食宿,这些钱都是李欣网贷来的。

和清风一样,吴钢继续以各种明目向李欣借钱。每当李欣要求对方还钱时,吴钢就称自己生病、被逼债,以各种借口拖延还款。

随后,李欣发现自己已经债务缠身了,但她还是执迷不悟,发信息给清风道长:“先不说钱的事了,我现在只求我妈妈的病能治好。”

清风道长不予回复,李欣再次发信息:“师父你退我点钱吧,我吃不上饭,快活不下去了。”

债务压身,母亲重病,爱情无着,李欣逐渐对生活失去希望。

今年1月,清风和吴钢几乎同时不再和李欣联系。李欣这才恍然醒悟,在别人的鼓励下报了警。2月底,民警在杭州抓到吴钢。

吴钢原名吴伟,是个“90后”,靠打零工为生的。2019年7月,他突然想到一个“生财之道”,在网上发帖,化身“清风道长”,骗人敛财。据查,吴伟从未获取任何宗教从业资质,清风道人和吴钢二人也均是他一人假扮。据调查,截至案发,吴伟共诈骗李欣26万余元。

今年6月8日,杭州市拱墅区法院判决,吴伟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处罚金1.2万元,并责令其退赔被害李欣26万元。(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方圆》微信 方菲 李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