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好多蜂蜜-(梦里梦见好多鸡蛋)

1

等到苏悦彤落座的时候,酒局基本快要散了,已经有人在嚷嚷着要“翻台”,继续共话大学四年那伟大的友谊。

悦彤看得出大家都很高兴,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基本都喝多了,尤其是孙瑶,悦彤坐下来以后,孙瑶几乎快把整个身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就身上还散发着浓郁的酒气。

悦彤说,自己迟到了,该罚,想要自罚一杯,却被孙瑶拦下了,孙瑶摇晃着勉强站立住身体,眉目娇媚,她嘴上虽然说着不用,手里却倒了满满一杯白酒,不由分说得就换掉了悦彤手里的啤酒,而后还故作亲昵的搂住了悦彤的肩膀:

“怎么这么小气,还喝啤的,都说像你这种做小买卖的都能喝,你这不是不给老同学面子嘛。”

悦彤怔了一下,缩了缩脖子,小声的提醒着孙瑶,说自己的酒量她是知道的,一杯的量,真不能喝,可是孙瑶不听,反而更大声起哄,劝起了酒。

悦彤和孙瑶大学里虽说都是一个寝室的,但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悦彤名字普通,长得也普通,而孙瑶却生得漂亮,家境也好,如果真仔细算算,今日大聚会上的男生,十个里有七个都曾经追求过她。

孙瑶跟悦彤说:“难得一个同学聚会,你怎么穿的这么破,如果没有衣服,我老公上次给我买了好几件大牌的新品,他直男,眼光差,你要不嫌弃,就拿去穿。”

一杯白酒下肚,悦彤只感觉胃里火辣辣的疼,脑袋晕乎乎的,孙瑶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清,只能在那里“恩,恩”的点着头。

等到悦彤摇晃着走出酒店,陆淼早已经在酒店门口等候半天了。

早晚温差很大,中午热得紧,晚风却凉的很,这一吹,悦彤的醉意便被吹散了几分,一丝头痛便开始悄悄得蔓延,陆淼扶着悦彤,顺手把胳膊上搭着的一件外套给悦彤披上。

“不是说好不喝酒的吗梦里梦见好多蜂蜜?”陆淼皱了皱眉,“还喝的这么多。”

“没事,都好久没见了,就多喝了两杯。”

悦彤浅浅一笑,眼角尽是温柔。

说完,悦彤有些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却正巧见着孙瑶被几个男生搀着,醉眼朦胧,手里晃着车钥匙,嚷嚷着要包个代驾,今晚继续嗨翻全场。

陆淼问她怎么了,悦彤却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走吧。”

陆淼和悦彤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快晚上十点了,11路的出行方式,彻底让悦彤醒了酒,只是酒醒之后,那阵阵的胃痛,让悦彤躺在沙发上“哎哟,哎哟”的直哼唧。

陆淼给悦彤煲了汤,悦彤喝了一口,直吐舌头,咸了,却被陆淼瞪了回去,一句话也不敢说,乖乖的喝了个干净。

又等过了半小时,悦彤觉得胃里舒服了些,这才把腿一翘,躺的不再那么拘束。

见到陆淼在厨房收拾差不多了,悦彤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她低声唤了一句,而后抬起头,望着陆淼宽厚的背影,嘴角挽起丝丝笑意:

“孙瑶,她大学的时候也追过你吧梦里梦见好多蜂蜜?”

2

第二天一早,悦彤是被陆淼榨豆浆的声音吵醒的,她慵懒的躺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双眼放空的盯着天花板,等她回过神来,陆淼已经捧着豆浆和包子来到了卧室。

“怎么不多睡会儿。”

陆淼眼含笑意。

“还不是你,吵死了。”

悦彤嘴角微扬。

开新店还有很多事要忙,陆淼先去工商所了,悦彤也说要跟着去,陆淼不让,说是让她多睡一会儿。

闲来无事,悦彤给孙瑶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微信转账了,让她赶紧把钱收了,电话那一头是一阵的乏累,孙瑶用着懒散的声音告诉悦彤:

“都说了我请,不AA制了,你还转账干嘛梦里梦见好多蜂蜜?”

悦彤沉默了一会儿,她告诉孙瑶:“你就当我矫情,收了吧。”

电话那头,孙瑶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被她那头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打断,悦彤皱了皱眉,孙瑶则说了一句“知道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快到中午的时候,悦彤去了一趟店里,装修公司的人已经开始准备动工了,跟负责任核对完图纸后,悦彤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着。

望着还依旧空荡荡的店铺,她静静得发起了呆。

3

这不是悦彤和陆淼第一次创业了。

悦彤和陆淼是一个大学的,同届,却不同系,悦彤家庭不好,陆淼也算不得富裕,在外人眼中,他们两个的结合,无疑是“弱弱联盟”,是爱情里最卑微的样子。

而且陆淼很闷,悦彤却极为外向,大家都说他们肯定不可能。

可是他两还是在一起了。

在别人忙着打游戏、购物、看点电影的时间里,悦彤和陆淼则把勤工俭学当成了约会,学费已经是家里的负担,两个人都很懂事的自食其力,想着去凭着自己的双手去赚生活费。

有一段时间真的很苦,最穷的时候,悦彤和陆淼去拉面馆只点了一碗牛拉,要了两个碗,分着吃,却因为一片牛肉都想给对方而互相推托,到了最后,两个人干脆用筷子把牛肉夹断,分成了两片,筷子一碰,就算干杯。

那个时候的两人,生活里虽然便是埃尘,抬头低眸间却尽是水光潋滟。

考研一直都是两个人禁忌的话题,陆淼成绩很好,悦彤也是常拿奖学金,可是他们有没有钱去支撑那高昂的时间成本。

陆淼问悦彤:“毕业后你想做些什么?”

悦彤想了想,告诉陆淼:“我想创业。”

悦彤以为陆淼会笑话她,可是他没有,第二天一早,陆淼就去了辅导员的办公室,咨询了大学生自主创业的事情。

那时候国家刚提倡,学校里正好缺了一个典型,陆淼办得很痛快,学校方面还给了很大的支持。

当陆淼拉着悦彤的手,告诉她,他们可以办理低息或免息贷款用来创业的时候,悦彤却退缩了。

她害怕失败,害怕到最后一事无成,可是陆淼却紧紧得将她搂进怀里告诉她说:

“都说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们没什么可输的,更何况,你的背后还有我。”

被贫寒打磨过的女孩,比任何人都理智且清醒,现在想来的多么轻描淡写,当时就有多么的如履薄冰。

悦彤记得,当时查账发现盈利以后,悦彤激动得直跳脚,甚至把自己都挂在了陆淼的身上。

陆淼跟她说:“我们去吃点好的吧。”

悦彤点了点头,她碾平自己手里一大把零碎的钞票,而后掏了出来一张五十,她告诉陆淼:“我现在是富婆了,咱们去挥霍吧。”

结果,当天晚上,他们还是去吃的拉面。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要了两份,悦彤吃了一份炒面,而陆淼则吃了一份汤面。

那一晚,悦彤把月牙挂在了脸上,而陆淼的眼里则盈满了井水,倒映了整片月光。

4

悦彤一个人安静的在店里坐着,灰色的水泥墙显得格外的朴素。等到陆淼从工商局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三点了。

陆淼问她:“图纸看过了吗?”

悦彤点了点头,而后用手轻轻的拂过墙面,很脏,也很扎手。

陆淼走到她的身后,用手轻轻掸了掸悦彤屁股上的灰,而悦彤则快速的一回身,冲着陆淼一歪脖:“流氓,吃我豆腐。”

陆淼望着正在自己掩面弓着身子昂起头,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悦彤,他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笑了一下,而后说了一句:

“真好。”

“什么?”悦彤一脸疑惑。

“我说真好,就好像回到了当初。”陆淼把悦彤拽进了怀里,用用轻轻的拂着悦彤的发梢,“当初还是这样一个空的店面,我跟你说,我家彤彤成了大老板了,而你却不干,非逼着我叫你总裁一样,好像回到了当年,真的挺好。”

5

悦彤和陆淼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门市的房租真的很贵,虽说是接手,剩下了装修的钱,但即便如此,再扣点进货的成本,悦彤和陆淼基本都不剩下什么了。

陆淼到现在都还记得,当他拿着钥匙,掀起卷帘门后,悦彤那一脸雀跃的表情,她先是在地面上翩翩一转,扬起阵阵灰尘,随后她往前倾着身子,眼睛一眨一眨的,无比俏皮,她告诉陆淼:

“这是咱两发家致富的第一步,是基石。”

陆淼性子闷,嘴也笨,不知道说什么话,只能傻傻的乐着,把手里的的钥匙交到了悦彤的手里,而后唤了她一句:“是,老板。”

可是,悦彤立马就嘟起嘴,她告诉陆淼:“做人嘛,要有点野心,这是咱们集团公司的雏形,但即使如此,形式还是要有的,你应该叫我总裁大人。”

悦彤开的是服装店,陆淼本想着帮悦彤一起干,可是家里不同意,悦彤也不同意,悦彤跟他说:“你就老老实实上班去吧,你那公司不错,咱们做两手准备,万一我这黄了,你还要养我呢。”

陆淼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那段时间,陆淼白天上班,晚上就去店里帮悦彤打理,刚开始生意零零散散的,悦彤心急,总会抱怨,有时候脾气上来了,到了晚上十点都不肯关门,心想着万一还能多卖出一件也是好的,任凭谁说都不好使。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按陆淼的话说是幸运,按悦彤的理论,这叫勤奋感动上天,店里虽然没亏,但是也没怎么赚。

然而,即使蒙尘的种子开出了花,也总会有偶尔翻滚过来的砂石重重得砸断了枝蔓。

也是在那一年,陆淼的母亲突发脑溢血,住了院,那一段时间,陆淼好像突然苍老了二十岁,悦彤很是心疼。

那是一笔巨额的开销,悦彤瞒着陆淼偷偷把店兑了,等到她把钱交到陆淼手里的时候,陆淼哭了,他本就不爱说话,这一刻,他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契机,等到陆淼母亲出了院,悦彤和陆淼就把证领了。

陆淼得意的说:“得此一妻,夫复何求。”

而悦彤则抹着眼泪,一板一眼的告诉陆淼:“告诉你,为了你,我可把我的集团公司给卖了,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可不饶你。”

时间明明跨得很长,可是在悦彤和陆淼的眼里,宛若就是一瞬间,他们从小有富裕的情侣变成了一穷二白的夫妻。

再后来,悦彤怀孕了,当她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懵了。

这个孩子不能生,这是悦彤和陆淼统一的共识。

陆淼的工资不高,悦彤还在待业,家里的老人们不需要自己再额外贴钱就已经是极限了,他们又拿什么去养一个孩子。

决定去人流的前一晚,陆淼把头趴在了悦彤的肚子上,两个人一人一只手的轻轻抚摸着悦彤的肚子。

也不知道怎么的,陆淼突然哽咽了起来,他“哇”的一声哭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他这么爱哭。

“爸妈没本事,爸妈对不起你。”

这是陆淼那一晚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6

新店里,陆淼在给工头打了一个电话后,悦彤和陆淼收拾收拾就准备回家了,可就这时候,孙瑶给悦彤打了一个电话,说等一会儿,她就在附近,几分钟路程,想要过来看看。

等到孙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小时后了。

孙瑶告诉悦彤:“你这地方太偏,我找了太久。”

悦彤什么也没说,只是上前拉住了孙瑶的手。悦彤说是要给孙瑶看看图纸,希望她能提提建议,可是孙瑶看都没看一眼,就说:“哎呀,怎么找了这么小的一个店面,用不用我让我老公再给你们投点钱。”

“可以啊。”

陆淼板着个脸,看着孙瑶说道。

孙瑶听完后,面露一丝尴尬,她挥了挥手,说自己还有事,便匆忙离开了。

等到孙瑶离开以后,陆淼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而悦彤则微微一笑,她跟陆淼说:“瑶瑶就那样。”

回家的路上,悦彤挽着陆淼的胳膊,两个人迎着月光慢慢的走着。

悦彤侧着抬起头,望着陆淼的脸,陆淼问她看什么,悦彤则说:“你生气的时候,样子还挺可爱的。”

回到家以后,悦彤敷了一个面膜,本想着逗逗陆淼,问他用不用也来一张,可是话刚说出去,下面的要说的就被她自己给硬生生的给憋回去了:

“还是别的了,你那么白,从非洲回来一趟都没黑,你要是再白一点,咱两往新店门口一站,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两卖白加黑的呢。”

7

陆淼去非洲是在悦彤流产的一个月后,他们公司有一个外包的活,需要入驻安哥拉一年,工资补贴很高,能比平日里高出七八倍。

陆淼犹豫了很久,他怕悦彤不同意,可是现实中的困苦告诉他,他要去。

悦彤知道这个事情以后,她沉默了很久,陆淼问她:“我能去吗?”

悦彤很坚决的摇了摇头。

陆淼又问她:“如果我坚持呢?”

陆淼到底还是签了合同,临行前的那一天,陆淼去买了两瓶啤酒,悦彤想去拿一瓶,却被陆淼不由分说的塞了一瓶果汁。

陆淼喝得很快,转眼间,一瓶就已经干掉了,两人沉默了很久,到了最后,陆淼将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而后捏瘪了,用脚狠狠的一踩,他红着眼睛,跟悦彤说:“这钱呐,可真是个王八蛋!”

送别的那天,陆淼没让她去,可还是去了,陆淼走向检票口的时候,悦彤紧紧得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她告诉陆淼:

“我舍不得你。”

可此刻的陆淼心中纵然有千般不舍,但还是要决然的向前走去。

毕竟背后是爱人,前方才是生活。

8

“你说你,非洲那么强的紫外线,你就才黑这么一点,你说你脸皮要多厚?”

不论过了多久,一谈起陆淼回国后,悦彤泪眼婆娑捧着他的脸,说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两个人都能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即使是现在,悦彤再次提起,两个人坐在家里也都能笑得前俯后仰的。

“人们都说事不过三,已经失败过两回了,我感觉咱两这次绝对能成。”

悦彤削了一个大苹果,咬了一口以后觉得不够甜,便顺手扔给了陆淼,自己则又拿起了一个,接着削了起来。

陆淼有些疑惑的问他:“怎么会两次,咱两之前不就开过一次店吗?”

悦彤挪了挪腿,把身子都压在了沙发上,而后自己很慵懒的把脚放在了陆淼的腿上,陆淼见状,直接拿起了一个毯子盖上,两人配合默契,有如行云流水一般。

悦彤自从流产之后,身子一直虚,见不得脚底凉。

“你忘了,咱两大二那一年,我在女寝卖袜子,你在男寝帮买饭,说真的,真论辈分,所有外卖都不是个儿。”

悦彤“咔嚓”有一口,这个苹果甜得厉害,她眯着眼睛,两腿不停地晃着,嘴角偶有汁水流出,看得陆淼微微一愣。

随后,陆淼无奈得摇了摇头,心里却如同抹了蜜。

9

时间又过去了快两个月,悦彤和陆淼的夫妻店顺利开业。

开店之前,其实,悦彤和陆淼思忖了很久,到底要开什么店,从超市到服装或者甜品屋,两个人争论了很久。

到了最后,还是悦彤拍了板,卖了蜂蜜。

孙瑶笑话悦彤,说她:“你一个小女生,卖什么不好,买衣服,卖甜品,卖咖啡不都可以,怎么还卖上蜂蜜了,土了吧唧的。”

悦彤没有跟孙瑶解释过多,她只是告诉孙瑶:“因为想开,所以开了。”

可这背后真正的原因,只有陆淼知道,陆淼的父母是养蜂的,悦彤用略高于市场收购价去收他父母的蜂蜜去卖,一方面确实按照悦彤说得进货放心,一方面却又无形中尽了孝。

“你用血汗在非洲为我赢来了开店的钱,我这个当媳妇的自然不能让你失望。”

说这话的时候,悦彤的眼睛很真,真到陆淼的鼻子泛起了酸。

开业的那一天,来了很多的人,悦彤找了很久,却没有找到孙瑶的影子,抽空的时候,她给孙瑶打了一个电话,孙瑶却没有接。

直到又过了半年,悦彤才知道,孙瑶出事了。

10

是孙瑶主动给悦彤打的电话,她们约在了离店里不远的一家咖啡厅。

那一天,孙瑶带了一个厚厚的口罩,一个大大的墨镜,等到她全都摘下来以后,悦彤才发现她的脸上全都是伤。

孙瑶说,她是被她丈夫打的,那一天同学聚会之后,她喝多了,后来鬼迷心窍的跟一个追求她很多年的男生去了宾馆,结果东窗事发了。

“你知道吗?我其实最不愿告诉这件事的人是你,可我现在能说说话的人也只有你。”孙瑶叹了一口,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哀怨,她几次都举起了咖啡杯,却最终还是放下。

那一天,孙瑶跟悦彤说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有很多事情是悦彤现在才知道的。

孙瑶告诉悦彤:“你知道吗?我其实很羡慕你,甚至可以说是嫉妒。”

如果悦彤那天没有去见孙瑶,或许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大学时那莫名不见的牙膏是谁给扔,自己新买的衣服是谁给刮破的,自己的拖鞋是怎么丢的等等。

孙瑶跟悦彤说:“明明我比你漂亮,我家境比你好,可是谁都夸你,不论你生活多么糟糕,你总能轻松应对,你知道我到底有多么嫉恨你吗?外人总说我嫁了一个好老公,有钱,可是谁知道他常年不回家,一喝多了就打我,可我呢?能怎么办,这么多年一直闲散,我根本就不敢离开他,我怕离开他以后,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孙瑶苦笑了一声,悦彤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孙瑶打断,她抿了一口咖啡,接着说道:“我明明应该是蝴蝶,却活成了苍蝇,趴在玻璃上,眼前满是光明,可却无路可进,而你跟我恰恰相反,你就是那残破沙土里的种子,没有阳光和雨水,可最后,却总能开出绝境里的花儿。”

临走前,孙瑶告诉悦彤:“因为嫉妒,我甚至追过陆淼,哪怕我那么看不上他,可是我心里不服气,我以为凭借我的条件,拿下他轻而易举,可是,我又输了,在你这里,我根本毫无颜面。”

孙瑶走了以后,悦彤没有动,还是坐在那里,她望着窗外看了好久,等到她回过神,她给悦彤发了一条微信,她说:

“用知足的态度看待生活,用不满足的姿态对待自己,日子其实能比想象中过得更美。”

发完,她就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深深得叹了一口气。

悦彤知道,如果孙瑶没有发生这件事,受了刺激,可能有些事情她永远都不会告诉自己。可是悦彤有是多么的希望孙瑶没有发生这件事。

毕竟,从今以后,自己又少了一个朋友。

11

新店开业一个月盘点的那个晚上,悦彤和陆淼把钱算了一遍又一遍,虽然谈不上满堂彩,却也要能说得算开门红。

趁着高兴的时候,陆淼偷偷的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个盒子,他告诉悦彤这是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

悦彤急忙拆开,却又被逗得哈哈大笑,陆淼居然真的从网上买了一个名牌,上面写着——“CEO 苏悦彤女士”,末了,下面还有稍小一点的,是陆淼的——“CFO 陆淼先生。”

陆淼一脸的期待,宛若一个孩童,他明明极为迫切的想知道悦彤此刻的想法,却又傲娇的板着脸,看上去极为滑稽。

而悦彤也不着急,故意吊着陆淼,嘴里发出“恩,恩”的声音。

等到陆淼实在等不及了,她才哈哈一乐,而后啐了陆淼一口:

“呸,脸真大,还CFO呢,你怎么不给自己写成UFO?”

12

时间又过去了半年,悦彤怀孕了。

知道消息的那一天晚上,陆淼兴奋坏了,他紧紧得搂着悦彤,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他终究还是回来了,他终究还是回到爸爸妈妈这里来了。”

也是在这一刻,悦彤才知道,原来陆淼挂记着当年那个孩子,挂记了这么久,当年的事情也伤了他这么深。

入了夜以后,不知道为何,悦彤会突然想起了孙瑶,想起了孙瑶最后那一次在咖啡厅里问她的话:“那次同学聚会,我告诉你我追过陆淼,你后来没跟他闹过吗?”

那天,悦彤没有回答,她只是一直在笑,孙瑶一脸的莫名其妙,可悦彤也不解释,因为她解释不了那一天晚上,陆淼一脸无辜可又委屈巴巴,明明很想解释,却最笨说不出来的可爱模样。

到了最后,悦彤也只能无奈跟孙瑶的说道:

“爱情从来不是靠财富主导的,而是两个人为追求共同理想而不断奋进的决心。”

13

悦彤做了一个梦,梦里她梦见了好多场景。

有她和陆淼第一次相遇时的样子。

有她跟陆淼坐在学校湖边约会时,她跟陆淼畅想未来时的样子。

有她跟陆淼第一次开店时候,她偷偷把陆淼手机里自己的备注改成“总裁大人”,被陆淼发现时的样子。

等等。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她裹着被子,翻了个身,正好看到还在熟睡中的陆淼。

在那一刻,她突然想到,或许孙瑶这一辈子都不会懂的事情。

哪怕自己这一辈子都成为不了富翁,这一辈子都会面临困苦,自己这一次创业最终都会迎来失败,可是这都无所谓。

因为至少有一个人,会在每天早上醒来时,陪伴自己玩着他一直觉得十分幼稚的游戏,极不情愿的看着你,喊上一句:

“早上好啊,我的总裁大人。”(作品名:《你远比蜜要甜》,作者:辰璐。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