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大舅死了什么意思-(梦里梦见自己死了代表什么)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雨童先生 | 禁止转载

常伟几个月前出了场车祸。

那天梦里梦见大舅死了什么意思,他和几个同事一起乘车去一家广告公司办业务梦里梦见大舅死了什么意思,半路上,车左前轮突然爆胎,径直撞向路边的水泥桩,继而侧翻,滚下山坡,天旋地转,滚了好几下,才停下。

常伟挣扎着从几乎变形的车里爬出来,外面开始下起迷蒙细雨。

他脑门在流血,但并不严重,貌似只是擦破了皮。身上全是血污,但他掀开衣服看了看,并没看到伤口,也没有疼痛。

同行五人。驾驶室里的司机小郑半个脑袋已经被削掉了,副驾驶室的主任老刘,耷拉着脑袋,胸口插着一块铁片,血水顺着驾驶座哗哗地流淌。后排的唐小珊,刚来部门实习的大学生,整个脑袋已经翻仰到后背,娇美的脸蛋,因疼痛而几近扭曲。

常伟没看到市场部的华经理。常伟四下里寻找了一遍,最后在山坡上发现了他。华经理的上半截身子躺在一片荆棘丛里,下半截身子则被压在一块残损的墓碑下。

常伟这才意识到四下里是一片坟地。车子一路翻滚,摧毁了山坡上好几座坟堆,有的墓碑被撞断,有的坟坡被推翻,有的则棺木暴露……

雨雾在半空氤氲着,像是一条灰白色的围巾。常伟突然头痛欲裂,他依稀看到不远处的坟地里,有个身穿红衣的长发女子。

那女子一直背对着他,但却分明朝这边走来。直到走到近处,常伟才毛骨悚然地发现,她的面部始终被长发遮掩,这才造成仿佛背对着他的错觉。

常伟感到彻骨的阴冷,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眨眼,红衣女子竟不见了。身后传来嘈杂的人声。他转过头,看到救护队正跌跌撞撞地沿着山坡跑过来。

那场车祸,常伟只遭受了轻微的脑震荡。同行的其他四个同事,都重伤不治,无一幸免。

常伟的家人和朋友特地办了一场酒宴为他压惊,大家都对他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常伟却笑不出来。面对亲朋好友虔诚的祝福,他恍惚又回到车祸现场,那个红衣女子,一头长发遮脸,诡异的画面,让他后脊背一阵冷嗖嗖。

说来也怪,自那场车祸之后,常伟几乎每天晚上都做梦。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梦,诡异的是,每场梦,最后都丝毫不差地演绎成了现实。

问题是,他的梦,都是噩梦。梦中,他总是梦到亲朋好友遭遇种种不幸。

有一天,他梦见远在另一个城市的大舅从高空坠落。两天后,传来消息,他大舅在工地上巡视时,一脚踩空,从二十四楼坠落,当场死亡。

有一天,他梦见儿时最好的玩伴大华被一只疯狗袭击,整个人被咬得体无完肤。一个星期后,大华的死讯就旋踵而至。据说,某日下班回家,大华骑车路过一家废弃的工厂,结果冷不丁从路边蹿出一只藏獒,大华被活活咬死。

有一天,常伟梦见办公室文秘小孙一边手机充电一边打电话,结果“嘭”的一声,手机炸了,小孙的脸被烧得血肉淋漓。

第二天,常伟悄悄地把小孙叫到一边,劝她以后不要在手机充电时打电话,小孙冲他莞尔一笑,“对不起啊,我有男朋友啦。”

常伟登时就愣了。小孙错以为他在向她没事献殷勤呢。

“求你了,以后别在手机充电时打电话,我真的不忍心再看到悲剧发生了。”常伟满心诚恳地拉住小孙的胳膊央道。

“你有病啊,管得着吗梦里梦见大舅死了什么意思?”小孙瞪着眼甩掉常伟的手,气咻咻地走开了。

常伟无奈地叹了口气。

一周后,小孙没来上班。老板说她被自己的手机炸掉了半张脸,送到重症监护室了,还没脱离危险期。

常伟就觉得天地一片黑。

但凡他梦到的灾难,几乎都无一例外地变成了残酷的现实。

常伟恐惧到了极点。他不敢睡觉。他不想再梦到任何可怕的事情。他不想祸及身边的亲人朋友。他总觉得那些灾难都是因为他的梦才发生的。他把所有的罪责全揽在了自己身上。

由于常常彻夜不眠,他的精神每况愈下。他不得不瞒着父母辞去工作,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公寓里。这事必须得有个了结。

他去看心理医生。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赵医生。赵医生四十上下的年纪,温文儒雅,是个资深的心理治疗师。在一间光线轻柔的诊疗室,赵医生让常伟躺在一张皮椅上,然后实施催眠。

常伟很快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他感觉自己正走在一个深不见尽头的地下隧道,浓稠的黑,伸手不见五指,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时间仿佛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他就这样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久,眼前依稀出现一道暗弱的红光,那红渐渐逼近,终于看清,是一件红色的衣服,衣服里裹着一个跟暗夜一样漆黑的身影。

常伟突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冷,他停下脚步,感觉眼前站着一个东西。没错,是一个东西。因为他没听到心跳。他只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气。有风拂过,他感觉到有毛发撩过他的脸。

这时,暗弱的红光陡然消逝,漆黑的夜色里,两只灰白的眼睛,仿佛两把噬人的尖刀,突然拨开黑暗,嗖嗖地闪着寒光逼向常伟。

常伟一声惨叫。

常伟从皮椅上坐起来,大汗淋漓。他看见赵医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一动不动,额上有晶莹的汗珠渗出,样子极度恐惧。

“赵医生,您怎么了?”常伟探身关切地问道,尽管他对适才的噩梦仍心有余悸。

赵医生没说话,仍旧愣愣地瞪着双眼。常伟这才意识到赵医生的眼睛并没有看着他,而是在盯着他的身后。常伟颤颤地回过头来,他立马也惊呆了。

常伟的身后,站着一个红衣长发的神秘女子。她始终长发遮脸,看起来就像是背对着他们一般。

常伟想到了刚才的梦境。想到了那双恐怖的灰白的眼睛,不禁打了个冷战。

这时,红衣女子缓缓地抬起手,将遮脸的长发撩开。常伟的嘴巴渐渐张大,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一年前的圣诞节,常伟和公司里的几个同事聚会归来,大家都在K吧喝了点酒,司机小郑一路飙车,尽管常伟劝说多次,他都不听。

后来,在一个路口拐弯时,砰的一声响,疾驶的车子撞到了一个东西。车子随即颠簸了一下。出于好奇,众人从车上下来一看究竟,不看则已,一看吓得所有人都酒醒了。车轮下,竟躺着一个满脸血污的红衣女子。

当时,大家都很害怕,同行的司机小郑,主任老刘,实习生唐小珊,还有市场部的华经理,大家都慌里慌张往车里钻,只有常伟提议叫救护车。

但常伟也怕,怕承担法律责任。他匆忙地拨通了120,报了车祸的具体位置,然后,丢下那个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女子,上了车,随众人一溜烟地逃离了。

这事儿五个人一直深藏心底。

常伟此刻看到的正是那天晚上被撞倒的红衣女子,一瞬间,常伟似乎明白了一切。

“请你把我也带走吧,这样活着,真是生不如死梦里梦见大舅死了什么意思!”常伟闭上眼睛,冲红衣女子喃喃恳求道。

不知为何,说完这句话,常伟突然间觉得释然了很多,至少不像以前那么压抑了。

无尽的黑暗旋即袭来,彻骨的寒冷仿佛一把利刃,突然刺进他的心脏。时间静止。呼吸和心跳,登时陷入死寂。

常伟的嘴角却漫开一抹安逸的笑容。

“常先生,醒一醒,常先生……”恍惚中,常伟听见有人在喊自己,他吃力地睁开眼睛,只见赵医生不停地摇着他的胳膊。

常伟浑身乏力,挣扎着坐了起来,并下意识地用手捂着胸口。

“感觉怎么样?”赵医生递过来一张纸巾,关切地问道。

常伟擦了擦额上的汗,心有余悸道:“好疼,死亡的感觉,好疼!”

赵医生愕然地盯着常伟,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

走出赵医生的诊所,常伟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白日如焰,刺眼灼目。他低头瞅了瞅手中的一瓶药丸。这是赵医生给他开的安定片。常伟笑了笑,顺手将药瓶丢进路边的垃圾桶。

马路上车流如梭。马路斜对面有家派出所。

常伟想,是该做个了结了。(原题:《梦魇》作者:雨童先生。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