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胎后在梦里梦见孩子责怪的简单介绍

1940年。

威尔逊大西洋基督教大学。

爱娃正在上秘书课打胎后在梦里梦见孩子责怪,突然接到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问她:“你能来纽约参加一场试镜吗打胎后在梦里梦见孩子责怪?”

她是个乡下丫头。

此前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秘书。坐在某座写字楼里安度一生。跟“纽约”“试镜”毫无关联。

但一切忽然变了。

起因是她拍了一张照片,放在纽约第五大道某家照相馆的橱窗里。

照片中,她的眼睛摄人心魂。

在纽约,美貌不可能被埋没。

米高梅很快发现了她。

这一年,爱娃18岁。

她去了。

试戏得到的评价,有些匪夷所思:

“她不会唱歌,不会演戏,也不会聊天。但是,她很棒。”

她不知道棒在哪。

往后一生,也不做他想。

只是顺着命运的浪潮,辗转游弋。

她签约了米高梅,偏离了她原本的轨迹,从此踏入好莱坞。

殊不知,此去经年,她将天翻地覆,再也无法回头。

初到米高梅,爱娃是被嫌弃的。

面试官说:“我们必须把她的试镜片段剪掉声音。”

她生于北卡罗来纳州,有严重的南方口音。纽约人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不止如此,仪态、表情、镜头感通通很糟糕。

米高梅签她,仅仅因为她的脸。

每次制片人说:“我需要一个身材好的女孩当人肉背景。”

他们就想起了爱娃。

除此之外,爱娃查无此人。

她出演了20多部电影,但演职表上从没有她的名字。

一直到某一天,她路过一个摄影棚。

里面有个瘦小的男人,穿褶边头巾裙、楔形高跟鞋,戴香蕉形耳环。

她嗤之以鼻,觉得他像个打扮成女人的侏儒。

可是这个男人说:“我想跟你约会。”

此人正是米基·鲁尼。

他是一代童星。有响亮的名声,有强大的票房号召力。

工作人员劝她别拒绝,因为这样她就有了新闻,有了曝光。

她的姐姐也劝说:“他不是很帅,但他能帮到你。”

爱娃一直犹豫。

可是,在米基第28次求婚时,爱娃答应了。她需要这个台阶。

新婚当晚,米基很开心。

因为在此之前,爱娃一直拒绝跟他亲密接触。

她被夺去童贞的第二天,他就扔下爱娃,跑出去打高尔夫球。

米基从小浸泡在演艺圈,沾染了圈里的种种恶习。

此后的婚姻生活里,他出轨,酗酒,夜不归宿,撒谎成性。

爱娃逐渐心力交瘁。

她说:“他太鬼了,没有他不知道的花招。”

这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婚后生活。

她抗议。

用刀把家具砍坏。

用剪子把窗帘剪碎。

以及,接受别的男人的示好。

米基果然坐不住了。

他想要修复关系,提出跟爱娃生个孩子。

但爱娃说:“你要是让我怀孕,我就杀了你。”

她还去找公司高层说要离婚,如果米基不答应,她就向媒体公开一切。

公司不得已,出面说服米基。

在结婚16个月后,爱娃终于如愿,结束了第一次婚姻。

米基不是爱娃最爱的男人。

可是,他确实改变了她。

正如她自传里所写:“从此,爱情这种根本没有办法抵御、也不可能判断对错的东西,成了她可怕的嗜好。”

离婚,打破了爱娃的认知体系。

面对陌生的一切,她时刻保持强硬、紧绷。

她用高压方式,逼自己成为合格的女演员。

跟语言老师学习,改掉自己的口音。

头顶书本练习走路,纠正自己的仪态。

对着镜子练表情,培养自己的镜头感。

但这一切,都不是源于热爱表演。

而是她讨厌贫穷和自卑。

“乡下妞”的标签,让她受尽白眼。

在工作上,她用诸多手段,洗掉标签,摆脱自卑。而她也逐渐被看见。

她成为多部电影的女主角。一时风头无两。

工作上,她摆脱了卑微。

但在感情中,她束手无策。

1944年,一个男人出现了,在一次聚会上。

他是音乐才子亚提·萧。

爱娃还在家乡时,曾为他跳过舞。

她难以相信,这个传说中的才子,就在她眼前。

亚提很傲慢,但很有魅力。

她大胆地邀他喝一杯。

亚提久经花丛,对女人的主动一向不屑。他说:“我应该拒绝的,否则我肯定疯了。“

可他确实疯了。

此时的爱娃,经历过一次婚姻,气质正在蜕变。

她身上的野性魅力和成熟风韵,正在被放大。

对于美,亚提眼光毒辣。

他承认,他爱上了她的身体。

他们如胶似火,很快步入婚姻。

但更快地,他就发现了爱娃的无趣。

她脑袋空空。

只读过两本书,《飘》和《圣经》。

而他是知识分子。

每次跟朋友高谈论阔,爱娃总是无话可说。

他越发看不起她。

有一次,他带朋友回家,爱娃正巧光着脚在屋里走来走起。

他顿觉失了面子。

呵斥她:“这太不文明了,你还以为你在乡村的棉花地里吗!”

爱娃伤心痛哭,掩面跑掉。

为了取悦亚提,她做了各种努力。

报名去加州大学学习。

读她不喜欢读的文学名著。

她还去参加智商测试。结果测出来120分,在他看来平平无奇。

她做了这么多,丝毫没用。

在他面前,她永远只能是个粗俗的乡下人。

她的自卑无处隐藏。

只能再次用强硬保护自己。

一次,她遇到亚提的前妻。

前妻说:“跟亚提在一起,就像是接受一次大学教育。”

爱娃回应:“是的。不过,我就要在被大学开除前辍学了。”

没过多久,人们都知道了,爱娃又恢复了单身。

她还有了新的觉悟。

她说:“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个自由的女人。”

从此,她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她把这当成妇女的解放,标榜自己站在时代前沿。

而这,也在冥冥中,改变着她的事业。

时间来到1946年。

爱娃在米高梅不受宠,被外派去拍环球影业的电影。

当时,环球正在筹拍海明威的《杀人者》。

女主角是个性感慵懒、豪放不羁的人设。

这不就是爱娃本人吗?

她不需要演,只要往那一站,就足以说服人。

果然,她凭借《杀人者》大获成功,也惊艳了整个好莱坞。

从此,她逐渐取代当时最红的琼·克劳馥,成为新一代的性感女神。

在爱娃看来,这是一种暗示。

她似乎找对了一条路——

当一个浪女,既不用费劲,又能出人头地。

她彻底沉沦。

她把西班牙的斗牛士纳为情人。

跟同为演员的室友有过一段情。

她勾引伊丽莎白•泰勒的丈夫理查德。

她在海明威的庄园里裸泳,把海明威迷得神魂颠倒。海明威吩咐仆人,永远不要换泳池的水。

而最著名的,还属她与霍华德·休斯的纠缠不清。

霍华德是好莱坞最富有的大亨。

几乎睡遍了好莱坞的女星。总是出现在各种绯闻中。

爱娃说:“我从来没爱过霍华德。”

但她却接受着,他给的一切。

她登上他的私人飞机,一时兴起,飞去墨西哥玩。

她任他把整个饭店包下,吃一顿只有他们俩的晚餐。

她看他手托一盘宝石在她面前,随便她挑选。

她要他把最好的片约介绍给她,助她步步高升。

当然,万事都没有那么如意。

霍华德善妒又偏执。

他给车给房,也会安排私家侦探。

不止如此,他还会在爱娃的身上安装窃听器。

这对于浪女爱娃来说,是个过分的要求。

有一次,霍华德监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马上冲进爱娃家。

他扇她耳光,致使她颧骨骨折。完全像个疯子。

爱娃在慌乱之中,摸索到一个青铜钟,又大又重。

她也不知道从哪生出的蛮力,搬起来,朝他的脸砸去。

霍华德应声倒地。

他们俩都懵了。

爱娃以为,她要完了。

这个最有权有势的人,从此要封杀她了。

可霍华德居然没有责怪她,反而继续无情地追求她。

霍华德的爱,无疑是病态的。

爱娃深陷其中,与他相爱相杀。

反正,她也早习惯了,用蛮力解决问题。

蛮力是她的法宝。

可以隐藏自卑,也可以挣脱牢笼。

只是,当真爱来临时,蛮力也会将它推远。

直到两年后,霍华德心生厌倦,爱娃终于可以投入到下一段婚姻中。

那个人叫弗兰克。

在杰克逊横空出世之前,乐坛完全是弗兰克的天下。

他红到什么程度?

年轻姑娘看他的演唱会,会激动到晕倒。

只是他不够帅。

他看起来像个混混,人送外号“瘦皮猴”。

爱娃说:“他很粗俗,我受不了他。他很傲慢,我讨厌傲慢的男人。”

但他们身上,有些共同的特质。

有一天晚上,他们在拉斯维加斯,喝得烂醉。

他们开着跑车,经过一家商店。

弗兰克突然停下来,对着店铺橱窗,掏出了一把手枪。

爱娃意识到他要砸橱窗。

她没有阻止。

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呐喊助兴。

他开枪了。

他们被警察带走。第二天,报纸头条都是他们的丑闻。

爱娃却很开心。

她找到了同伴。一个和她一样,充满暴力、疯狂、下流、不守规矩的人。

她说:“弗兰克是我一生的挚爱。”

只是,他当时已是有妇之夫,还育有三个孩子。

但爱娃持靓行凶。

她威胁弗兰克:“如果你不离开你的妻子,我就走!”

为了这句话,弗兰克打了三年官司。

在1951年11月7日,也就是离婚后的第三天,他火速与爱娃结婚。

在事业上,爱娃和弗兰克相互扶持。

在爱娃的帮助下,弗兰克拿到1953年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

爱娃自己也凭借《红尘》,得到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但事业之外,她依然面临着老问题。

他们的婚姻充满着摧毁。

有一次,他们吵架,弗兰克马上吞下一整瓶安眠药。

又有一次,他听说爱娃和前夫一起吃饭,疯狂地打电话对她说:“永别了。”

爱娃在电话里听到两声枪响,吓得马上回家。

她当面扔了他送的钻戒,他立马也把前夫送给她的手链扔掉。

他总是用各种手段威胁着她。

他们被媒体戏称是“暴力夫妇”。

闹得最凶的一次,爱娃怀了孕,一个人跑到伦敦堕胎。

她知道弗兰克一直想有个女儿。

偏偏她要用这种方式气他。

当弗兰克赶到时,爱娃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相见无言。

多年后,她回忆起来,说:“我永远不会忘记手术后醒来,弗兰克坐在床边热泪盈眶。但我仍然认为我是对的。”

蛮力对上蛮力,永无休止。

弗兰克说:“我们太像了,没有她我不能活,有了她我也过不好!”

1957年,他们终于结束了对彼此的折磨。

此时,爱娃35岁。被暴力的婚姻弄得遍体鳞伤。

在事业上,她也多番受阻。

她和弗兰克的结合,本就背负了小三骂名。

如今更是被世人唾弃,落井下石。

她的口碑不好。

随着邵华渐逝,工作机会也在减少。

她没有想过拓宽戏路。除了性感,还是性感。

可是,没有人能永远当性感尤物。

在激流勇进的年岁里,她没有拼尽全力,而是坠落在爱情的漩涡中。

被取代,是注定的。

当时跟爱娃合作的摄影师卡迪夫,看出了她眉眼间的疲态。

哪怕他用他高超的拍摄技术,也隐藏不了这个事实。

他指出,她需要休息,远离非议。

不久后,爱娃退隐欧洲。

仍然是老样子,跟一群浪荡子混在一起。

用爱情驱赶空虚孤寂。

她仍说:“被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到了晚年,名气和爱情都已远去。

某一天,她突然接到邀约。

一家制片厂请她扮演一个富有而孤独的女人。

她生气地说:“我这辈子都在扮演孤独的女人!”

孤独、无望、心酸、一无所有,

是她不愿接受的事实,也是她躲不过去的命运。

她一直拒绝采访。

拒绝别人探索她的感情,窥见她的孤独。

但我们知道,在辞世前,她要求葬在自己的故乡。

那里才是她灵魂的归属。

她一直都是那个,骨子里自卑倔强的“乡下妞”。

人们总以为,这会是一个丑小鸭变天鹅、灰姑娘变公主的故事。

其实不然。

把一张白纸,扔进一座染缸,未必能得出一幅名画。

这其中,需要种种工序辅助,智慧,清醒,自信,上进……缺一不可。

美貌只有加上这些,才是王牌。

而美貌,配上混沌、自卑、暴力,只能令人惋惜。

于是所有的一切,变成了她自传里,那两句苍凉的总结——

一是:

“我从没认真想过演员这回事,从没认真考虑过我的才华。”

二是:

“除了痛苦,爱什么都不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