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和亡妻-(梦见亡妻是什么兆头)

纳兰容若梦里梦见和亡妻,被称为“清代第一词人”。

他的词清丽婉约梦里梦见和亡妻,凄入肝脾,哀感顽艳。

纳兰容若像

康熙十六年(1678年)中秋,他写下了一首《琵琶仙·中秋》:

《琵琶仙·中秋》

[清] 纳兰容若

碧海年年,试问取、冰轮为谁圆缺?

吹到一片秋香,清辉了如雪。

愁中看、好天良夜,知道尽成悲咽。

只影而今,那堪重对,旧时明月。

花径里、戏捉迷藏,曾惹下萧萧井梧叶。

记否轻纨小扇,又几番凉热。

只落得,填膺百感,总茫茫、不关离别。

一任紫玉无情,夜寒吹裂。

这阙词,是纳兰容若为亡妻卢氏做作的。

就在那一年,卢氏生下儿子后,因寒疾病重撒手人寰。

纳兰悲痛欲绝,余生都在思念。

这是卢氏走后的第一个中秋夜。

夜空中的那轮满月,本应代表着团圆。可那月色中的人,却是“只影而今,哪堪重对,旧时明月”。

他禁不住又回想起,与卢氏的点点滴滴。

那天,他们快乐得像两个孩子,竟然在院子里捉起了迷藏。

他们奔跑在开满鲜花的小径,欢笑声惹得梧桐树沙沙作响,有几片树叶飘然而落……

可如今,他却只能形影单只,望着天上的那轮月,去思念幸福的过往。

隐约飘来的笛声,让萧索的秋夜,更加凄怆悲凉……

纳兰一生多情而痴情,曾经与数位女子,产生过动人的恋情。

然而他与卢氏的爱,却最为真挚隽永的。

1674年,19岁的纳兰容若,迎娶了卢氏为妻。

那时,纳兰正为心爱的表妹伤心。他与她本是青梅竹马,却因她入选为妃,二人不能成为夫妻。

告别了自己的白月光,他却因此有缘牵手卢氏。

卢氏是一位大家闺秀,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

那一年她17岁,“生而婉娈,性本端庄”。

她清秀而温婉,端庄而纯情,与风度翩翩的纳兰佳偶天成。

一开始,纳兰对卢氏感觉平平。在纳兰看来,卢氏顶多算个贤妻。

他读书写字,她在一边红袖添香。

他的衣服破了,她用巧手绣上一朵木兰。

……

就是在这样平淡的日子里,卢氏这一朵幽兰绽放,偶尔那一缕馨香,开始让纳兰心动。

一次,天下起了一阵急雨。

沉浸在诗书中的纳兰,被雨声吸引到窗前。

他这才发现,卢氏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他找遍房间角落,却在池塘边发现了她,这一幕让他莫名心动:

只见卢氏站在雨中,一手打着一把伞。

一把撑在自己头上,另一把却遮住了一朵荷花。

那朵荷花刚刚绽放,花瓣娇艳欲滴。

她是不忍让这骤雨,来摧残这娇嫩的花朵,所以也要为它打把伞。

可她却全然不顾,自己单薄的身体,已被这斜雨淋湿了。

看到此番情景,纳兰觉得又好笑,又感动,又心疼。

他这才发现,自己得到了一个珍宝。

她的纯真无邪,与自己的落拓不羁,真的是灵魂相契梦里梦见和亡妻

从那一刻起,卢氏便走进纳兰的心里。

也是从那一刻起,他发现爱妻的诸多美好。

他们一起欣赏元稹的《杂忆五首》,一起沉浸在李商隐和柳枝的爱情故事中。

“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花前月下的才子佳人,也就是如此模样吧?

除了吟诗作对,这对小夫妻的生活,总是充满了童趣。

他记得一次背上痒痒,她用青葱玉指帮他挠背。

他记得他们两个,一直等到夕阳西下,一起在花丛中捉萤火虫。

他记得帮她捣烂凤仙花,为她的指甲染色,让她指尖有了花香和淡淡的粉……

《和元微之杂忆诗》(其二)

[清] 纳兰容若

春葱背痒不禁爬,十指掺掺(xiān)剥嫩芽。

忆得染将红爪甲,夜深偷捣凤仙花。

幸福不是轰轰烈烈的大事件,反而就是这样的一点一滴。

他们就是这样的神仙眷侣,在平淡的日子中缓释着彼此的深情。

可对未来,她却仿佛有一丝隐忧。

他问纳兰:“世界上最伤感的字是哪个?”

他答不出来,她便说:“是‘若’字。”

如果没有遗憾,就不会有“若”字。若,是愿望没能达成的怅惘。

一旦人们没能达成心愿,就会说:“若”当时如何如何,可终究却无法挽回了。

三年后,卢氏生下儿子,却因受寒病重,不治身亡!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卢氏的那句话,却是一语成谶。

从此,“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清] 纳兰容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此后,纳兰用余生思念卢氏。

在她去世第一年的中秋,望着天上的那轮明月,回想起从前二人赏月的日子,他心碎欲裂,肝肠寸断。

于是,便有了开头那首《琵琶仙·中秋》。

他的诗中,悲伤哀婉的情愫,从此绵绵不绝。

不同于别人的为赋新词强说愁,这些满溢着忧伤和思念的诗句,都是他声声泣血的思念啊。

卢氏活在他的忧伤里,在他的诗句里触动情肠。

最为动人的,就是这首《浣溪沙》:

《浣溪沙》

[清] 纳兰容若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道出了无尽的遗憾。

“若”时光能倒流,他一定会倍加珍惜,将日子拆成分秒。

思念日甚,他的日子恍恍惚惚。有很多次,他们在梦里重逢了。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硬咽。语多不复能。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

在梦中,一身素服的她,握着他的手,哽咽得说不出话。在临别时,她只留下了一句:多希望自己是天上的月亮,能够每年为夫君圆满一回。

醒来时,纳兰的泪水浸湿了枕头。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清] 纳兰容若

此恨何时已。

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料也觉、人间无味。

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

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

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

待结个、他生知已。

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

清泪尽,纸灰起。

曾经沧海难为水。虽然纳兰有侍妾颜氏,后又娶官氏为继室,都与纳兰相处得很好,可任谁都无法替代卢氏在他心中的位置。

卢氏的早年离去,成就了纳兰词之哀绝,出现了“人人争唱”的壮观。

然而,或许卢氏的离去,也为纳兰的早亡,埋下了一个伏笔。

纳兰容若

1685年6月末,他在自己的“渌水亭”设宴。

仿佛是预知自己即将离去,他虽抱病却与友人畅饮至深夜,而后病情急转直下,他再也没能起床。

7天后,他永远离开了人世,那年他只有30岁,卢氏离去已有8年。

野史记载,他逝去的日子,与她离世的时间,是同月同日。

成容若君度过了一季比诗歌更诗意的生命,所有人都被甩在了他橹声的后面,以标准的凡夫俗子的姿态张望并艳羡着他。但谁知道,天才的悲情却反而羡慕每一个凡夫俗子的幸福,尽管他信手的一阕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焰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茶蘼谢尽。 ——徐志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