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别人老死自己很伤心-(别人梦里梦见了自己)

什么是江湖?

辛弃疾说梦里梦见别人老死自己很伤心,江湖是一笑出门去梦里梦见别人老死自己很伤心,千里落花风。

贺铸说,江湖是立谈中,生死同,一诺千金重。

杨慎说,江湖是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王维说,江湖是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龚自珍说,江湖是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千古文人侠客梦,一千首诗中,有一千个江湖。

而余光中先生认为,没有人比李白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人间多少江湖气,此题只应请太白。

天宝三载(744年),玄宗在位。

那是大唐帝国时代中最为特殊的一年。

安史之乱的暴雨还未倾泻下来,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中,总夹杂着一丝不安的预感。

而被“赐金放还”的李白,却独自醉在千里之外。

那是齐州的(今山东境内)一个酒楼里。

庭院里雨打芭蕉,凉风夹着雨丝从窗缝里钻进来,撩起银灰的剑穗。

李白有些颤抖的指尖覆上剑柄,任是不可一世的谪仙,在世俗中也有难以纾解的苦闷。

半醉半醒,豪情涌上心头,他大笔一挥,写下了这首流传千古的《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燕赵之地的侠士,他们的头上通常都系着飘逸的胡缨,策马时迎风而动。

腰间的吴钩弯刀冰冷耀眼,如同将霜雪镀在剑刃之上。

白马上配着银鞍,倒映出寒光。

马儿奔驰起来的时候,如流星一般迅捷飒沓。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些侠客来无影去无踪,是武艺高超的夜行者。

他们在十步之内就能取下一个人的性命。

跨越千里关隘也如履平地,没有什么能困住一个真正的侠客。

任务完成之后,他们便无声无息地离开,不留下半点痕迹。

那些令世人感叹的传闻事迹,他们也不屑去认领。

他们不需要名字,只是将功劳与美名,都藏在黑暗里。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遥想战国时期,信陵君还在世的时候,礼贤下士,麾下门客三千人。

他常与侠客们对饮,毫无权贵的架子,如同手足兄弟一般。

饮酒时,他们便将腰间的宝剑取下,随意横在膝上。

信陵君时而与朱亥大口吃肉,时而劝侯赢多饮几杯。

推杯换盏之间,肆意潇洒,好不快活梦里梦见别人老死自己很伤心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酒过三巡之后,众人都有些醉了。

他们许下承诺,肝胆相照,愿为兄弟赴汤蹈火,两肋插刀。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即使五岳加在一起,也没有誓约的分量重。

酒酣胸胆尚开张,借着酒劲,心中豪气更甚,连上苍都为他们之间的情谊所感动。

侠客之间的情谊,是如此简单,又如此厚重。

因为他们都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人,黑夜太暗,剑刃太凉。

有人一起同行,才显得不那么孤独。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公元前257年,秦意图兼并各国,围困赵国都城邯郸。

赵国凭一己之力,断然不是秦国的对手,于是求助魏国。

魏国国君本欲出手相助,奈何惧怕秦国的威胁,便令早已出发的大军原地驻扎,观望待命。

信陵君采纳门客侯赢的计策,先与魏王的枕边人如姬里应外合,偷得兵符,又带着朱亥前往大军驻扎之处,锤死晋鄙,夺得兵权。

经此一战,邯郸之困得以解除,而朱亥与侯赢,也成为了大梁城中声名鹊起的侠客。

他们二人,一个是七十岁的监门小吏,一个是闹市口的杀猪匠。

是那种在人群中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的存在。

但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却被信陵君看见,最终大放异彩,青史留名。

英雄与凡人,只在一念之间。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信陵君与朱亥出发之时,侯赢曾对他言:臣宜从,老不能,北向自刎,以送公子。

果真,当他们到达了晋鄙的营地时,侯赢便自刎而死。

一来,他作为献计之人,窃符之罪难逃;二来,他希望用自己的死,坚定信陵君与朱亥的决心。

侯赢不得不死,亦死得其所。

而不久之后,秦王也看中朱亥的才能,想让他为自己所用,朱亥宁死不从,最终也扼喉而死。

故事的最后,便是二人生命的终点。

他们的肉身死了,精神却永远活着。

诗的最后,李白向世人宣告:痛快地活也痛快地死,这才是我向往的人生,而不是像扬雄那样的读书人,头发都白了还在写书,最终老死窗下。

距离这首诗问世,已有一千多年。

朱亥,侯赢,信陵君,还有那位不知名的侠客,将这个关于江湖的故事带给了李白。

而李白,又用一首诗,将这个故事讲给后人听。

与其说,他们是李白笔下经过润色的历史人物,倒不如说,这是李白所渴望活成的自己。

快意恩仇,一诺千金。

同时,他也告诉我们:侠客并非生来就为侠客,是他们心中的信仰,为凡人渡上金身。

1965年,金庸先生读完李白这首诗,突然来了灵感,于是创作了一部同名小说《侠客行》。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中,这首诗化身为一个载体,其中蕴含着绝世武功秘籍,引得各派相争。

这部小说讲述的,也是一个平凡人,如何成为英雄的故事。

书中主人公石破天,是一个无父无母的乞丐,江湖之路走得磕磕绊绊。

直到结尾,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

他和李白笔下的朱亥与侯赢一样,即使成为了主人公,也依旧那么普通。

果真如此吗?

我想用路遥的一句话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平凡的人也可以做到不平凡。

英雄不该有“金手指”,而是凭借着人性中的血与肉,去滋养理想,让世界变得更好。

哪怕微不足道,哪怕无济于事。

2002年,张艺谋也将镜头对准了李白这首诗。

电影《英雄》横空出世,最终票房达到2.5亿人民币,占到当年中国电影票房的四分之一。

在他的电影世界里,诗中名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变成了一种非常厉害的武功招式:十步一杀。

但剥开内核,他讲的仍然是在乱世中犹如浮萍的人们,如何为家国大义献身的故事。

同样身处乱世,长空,残剑,飞雪三人,为了制造刺秦的机会,甘愿献身,奉上性命。

而原本只是一个小小亭长的无名,背负上了刺秦重任,在最后时刻,为了天下苍生,放弃个人仇恨,留秦王性命,最终死在箭雨之下。

而他在临死之时,也终于明白:

英雄不一定要杀人,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侠义。

刺秦,是为了和平;放弃,是为了更长久的和平。

英雄群出的年代,他们亦能成为主角,只因心中这份大爱。

在很多人关于江湖的梦里,侠客应当是一身白衣,不沾尘俗。

他们高大伟岸,来去如风,将生死置之度外,毫不在乎功利虚名,也从不为生计发愁。

可事实是,他们也有可能是一个杀猪匠,一个老头子,一个盲僧,甚至一个乞丐。

他们是千千万万个不曾留下姓名的普通人。

当平凡的人为了心中的信仰,将自己的利益置于他人之后时,他就是英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英雄。

可能是你,是我,是身边的任何人。

我想我们都应记住,这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魏无忌,新媒体人,文化公司创始人,畅销书作者,主业创业,业余写文、出书、玩收藏,交流诗书与收藏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