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见自己家暴老婆-(联想词})

2020年5月21日梦里梦见自己家暴老婆

全国人大代表李亚兰

建议对校园霸凌单独立法梦里梦见自己家暴老婆,引发热议。

相对于校园暴力因呈显性伤害而受到关注梦里梦见自己家暴老婆

而情感霸凌,则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操控,

隐藏得更深。

每隔几个月,我们总能在热搜榜上

看到PUA、精神控制、性骚扰等热点。

恋爱中的年轻女性、从校园初入职场的新人,

因为缺乏处理亲密关系、人际交往的经验,

处于相对弱势的一方,

更容易遭受来自恋人、师长、上司的情感霸凌。

2020年伊始,浙江大学社会学系进行了一场

《性别平等,性骚扰,与情感霸凌》的讲座,

受到网友的热烈反馈。

有多少比例的年轻人曾受到过

来自师长、恋人、上级不同程度的PUA?

人际交往的边界感,到底在哪里?

脱离霸凌后,曾经的阴影是否还伴随着他们?

我们又该如何保护自己?

带着这些疑问,

一条发起了关于“校园PUA至暗时刻”的问卷征集,

在尊重受访人自我意愿和隐私的基础上,

我们深入采访了其中6位年轻人,

并专访浙大社会学副教授郦菁,

进一步探讨情感霸凌的深层原因,

和应对方法。

编辑 叶荔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恋爱关系中,

“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情感”

讲述者梦里梦见自己家暴老婆:小咕,25岁

我们都是各自专业年级的第一名。在这之前,我没有谈过恋爱,基本上没有男性朋友,比较高冷,女性朋友多。他属于同学眼里的“大神”,很受老师器重,在学校主席团里和老师比较近,经常给学校拍片子。大一下,我们有在一起上的公共课,他通过我好友的微博联系上我,接触了几周的时候就提出“以后出去住”,我当时毅然决然拉黑了他。大学四年期间,甚至是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他在我同校区留校工作后也没有中断对我的追求,我误以为是他对我感情深,就答应和他在一起了。在一起后,他却并没有珍惜我,而是在言语和行为上不断地伤害我。他贬低我的理想,我说想去俄罗斯读音乐博士,他觉得我不切实际,并把它当成笑料分享给同学听,他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我身上:家里都是他乱扔的衣物,他却责备我说自从我来了家里才那么乱;他长胖了是因为我;我们感情不好的原因是我脾气不好、性格不好;哪怕是在车里涂个口红,都会被骂影响他的仕途。 我与其他异性正常的交流,他们在社交平台上发一些与我无关的内容,他都会臆想是我出轨,非常生气地掐我的腿,更严重的时候会把我按到床上掐我的脖子,狠狠地扇我。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最后一次分手,是因为他看见我和同学的聊天记录,记录里我以怕男朋友生气为由拒绝了给男性补课的请求,由于对方回了句“哈哈山西男生怎么脾气都这么火爆”,他当场就被激怒了。当晚,我遭受了无数巴掌和拳头,我骂他一句,他就狠狠地打我嘴巴;我摔碗,他狠狠地揍我,说我把他的地板砸坏了;我报了警,他抢我的手机,骂我就这么想毁了他,“可真恶毒”。后来我朋友来接我时,我整个脸都是肿的,满身淤青和血泡,腿上留下的他之前掐我的密密麻麻的疤痕还没下去,又多了大概直径20公分的黑紫色淤青血包。 这件事情后,我们终于分手。我现在明白:感动不是爱,要和彼此欣赏的人在一起,对方欣赏你,但你不欣赏对方,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情感。如今我实现了那个与音乐有关的梦想。我通过自身努力,在专业上散发出来的光彩,那些小小的成就和他人的尊重,让我觉得我可以爱人也值得被爱。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研究生一入学,

他就用不能毕业来威胁”

讲述者:Sophie, 25岁

上这么多年学,PUA最严重的是研究生老师。 那时我还只是在研一上学期,刚入学,他就拿无法毕业做威胁。他对我工作能力进行贬低,并非单纯的不满,而是通过一些说话语气与方式、还有微表情,故意使我感到难受。正常的时候与我关系融洽。但是不知道哪天老师心情不好,对我的态度、说话语气、表情就会变为极度不满,并且有意打压。除了对我,我也眼见老师对其它同学进行精神刺激。有些刺激点对我来说并不在意,但是我能看出其它同学被他刺激操控情绪。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职场中被洗脑:

“你这个样子去其他地方是没人要的”

讲述者:春春,29岁

我在上一份工作中遭遇的霸凌,至今心有余悸。 那是一家本土咨询公司,大概有一两百人。模式就是项目主导的,由公司的合伙人去拉项目,然后交给项目经理带着四五个顾问一起做,项目时间2-3个月。 入职前觉得咨询行业是有光环的,因为可以经常和不同企业,不少还都是规模很大的企业的高级管理层交流开会,解决全球500强企业的战略问题,觉得非常光鲜,有趣又充满挑战。入职后发现这个工作,完全没有工作之余的生活。我比较逗比,但是我的直属上司也就是项目经理比较严肃,工作起来就像个机器人,说话从来不带情感,打字也是“谢谢请尽快”,从来没有标点符号没有空格。我提交的内容,经常被说是bullshit,要按照他的意思去改,就是一些用词,和把PPT一些排版布局改一下,以前一行两个放三行,改成一行三个放两行那种,可能就是满足一下他的控制感。再比如,如果和客户开会时,方案被客户challenge(质疑)了,他也会对我们撒气,明明是经过他同意的方案,他会说是我们做得不好,思考得不够,客户都能看出来的我们怎么没有看出来。而且那几天即使干完了活也不让9点下班。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即使下班后,有次晚上十二点半了,都躺床上了,又收到他发的消息,让我立刻改,并且半小时内交给他一版,还给我洗脑说作为一个咨询顾问要24小时在线,“是基本要求”。他还常说我:“你这个样子去其他地方是没人要的”。而且会反问我,你这样的表现,以后升职评审时他们问我的意见,我要怎么说?

我是后来才觉悟他的套路:他一方面用语言让我们觉得自己无能,控制我们的思想;一方面又用具体的无意义的任务操纵我们的身体。我就觉得身和心都不好了,神经是高度紧张的,每次手机震动了都会感到恐惧。 我当时从来没有跟别人交流过这这些,因为自认为自己是个内心强大的人,觉得说出来不好意思。即使我已经离开这份工作好几个月了,还会做梦梦见自己走在路上突然接到电话说要改东西。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十多年前的精神控制,

至今让人奔溃

讲述者:星星,26岁

初中时,我上的是湖南一所升学率很高的农村中学。当时成绩一直是年级前十名,奥数成绩也挺不错。但我是个不太常规的好学生,因为我不太守“规矩”。他是我初三时候的班主任,经常叫我到办公室跟我说,你以后就是那种适应不了社会的“失败人士”。人际相处不行的话,就算再聪明、成绩再好,也迟早会被社会摒弃。而且,还影响我们整个班级的学习,是“害群之马”。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我有时候上课会睡觉,他就当众高声呵斥我,罚站,责骂,说我一无是处,哪怕我考到年级前十名,他也坚持认定我“没有什么可表扬的”。我还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常常不写作业。他就叫家长过来骂我家长,家长回家了就骂我,如此恶性循环。在他班上一年,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苦苦挣扎,他对我的“差别对待”几乎是毁灭性的伤害。这十几年来,我一直在不断寻求心理帮助。目前我在一个国企当会计,从事很机械的简单工作。每次想要进入状态学一个新的东西,我就会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以前上学阶段承受的情绪,依然会强烈地冲击我。我在苦苦挣扎,但我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被精神压迫3年,

脱离他后我才慢慢找回力量

讲述者:灯灯,22岁

我和他小学、初中都是同校,高中时成了同班同学,才开始有接触。因为家庭原因,我在那段时间里敏感、脆弱、自卑,非常需要朋友和身边人的关心,而他正好承担了这样一个角色,所以我们顺理成章地成了情侣。 第一次约会,学校的小树林,他就捏着我的屁股,我当时觉得非常惊讶,这完全超乎了我对“谈恋爱”的想象。他反复强调那些身体接触,是我们异乎常人亲密的爱情证明。 但他却在我接受并且沉浸在这种“私密”的恋爱关系时,突然提出分手,没有任何原因,只是“其实我们不合适”,带给我巨大的心理伤害。

(配图来源网络,与内文人物无关)

在我彻底心碎和绝望之后,他又突然找我复合,疯狂地对我说抱歉,对我仿佛比以前更好了。好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又故伎重演,理由永远都是“我太爱你了”。分手又复合的戏码上演了好几次,直到我实在受不了了,第一次主动提出了分手,没想到那却是我噩梦的开始:他每天下课公然地站在我的课桌前盯着我,完全不顾同学的眼光;给我递小纸条,上面写着对我的性幻想,逼迫我回忆交往期间他和我不堪的肢体接触。他用言语侮辱我,试图击垮我的自尊和人格,他说“你不配”,“你已经脏了”,“世界上没有人会爱你,除了我”;他下课堵我,后来变本加厉开始不止一次地跟踪我、尾随我、恐吓我。而我却找不到人倾诉,也羞于启齿。这样的性骚扰持续了高中3年,他对我的精神压迫,眼神以及举动的性骚扰从未停止过,直到大学我脱离了他,也从网上学习到相关知识之后,我才慢慢找回力量。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狗不回来,

你也别回来了”

讲述者:老懿,24岁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是特别相信爱情的人。他是我哥哥的一个朋友,比我大十几岁,一开始对我很好,真的有一种被一个大个子(他有187公分)保护得很好的感觉。可是好景不长,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就“原形毕露”。他长时间在家打游戏,也很少遛他的狗。于是就变成了我全权负责狗的吃喝拉撒。有一次他的快递到了,让我下去拿快递并且顺便遛狗,而他继续要打《英雄联盟》。当时一眨眼的工夫,狗丢了。我费了很大的劲还是没有找到,他就冷冷的一句:“狗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说完就不再跟我说任何话。在他睡着之后,我才小心翼翼地去睡到他身边。但是他开始对我拳打脚踢……但好在第二天,狗自己回来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他还很喜欢挑剔我的穿着,我的黑色针织衫他觉得不好看让我换掉,我不同意。于是他就把我按在墙上把我的衣服撕得稀碎,并且顺势把台子上我的化妆品都砸了。还有一次,他喝醉回家,一进门就对着我的小腿一顿猛踹。第二天,我跟他看我被踢紫、踢肿的腿,他也丝毫没有反应。他欠了很多钱,找过我们家借钱,说以后肯定会娶我对我好,他还想把房子抵押给我家人这边,但我家人完全不同意,让我赶紧离他远一点,但那个时候我就不信。他还经常说,你跟我分手以后,肯定找不到一个像我这么对你这么好的人。好像不借钱就是不爱他一样。我当时真的还挺“圣母心”的。 但现在我回想一下,如果发现对方有哪怕是有一点点暴力倾向的话,肯定就该早早离开。当时朋友可能也发现过我的那些淤青,只是我也没有选择跟朋友去讲。

PUA这个词在大众中大范围传播,最近一次是北京高校女生包丽事件。大量的短信截图,从时间线上推演,我们看到一方对另一方慢慢入侵的精神操控与胁迫。 PUA的全称Pick-Up Artist,起初指某种搭讪的技巧。随着网络的传播与发酵,现在大家用这个词,含义更为广泛——两性交往中一种邪恶的情感操纵。校园PUA、精神控制、性骚扰等新闻,时常出现在热搜榜上。这些悲剧,有的发生在同龄学生间,也有的发生在师生之间。有人说,“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被PUA了,对方是不是真的学过那套技术和策略,但是因为这个词的出现,我才真正意识到,有人在控制我。”

超过半数的人认为校园中有明显的“PUA现象”存在

一条发起的“校园PUA至暗时刻”的问卷调查中,一周内收到50多份有效问卷。对于这种操控的手法,37%的人曾遭遇对方通过伤害你的自尊、来建立自己的优越感;22%的曾被对方定立一些强硬的原则,比如你不顺从我、就是不够爱我;更有17%的人曾遭受一定程度的身体暴力。 当我们试图通过留言者留下的联系方式,来尝试与他们直接对话的时候,很多人还是拒绝了,表示不想回忆;也有受访者,虽然事情过去十几年,讲述时情绪依然有强烈的起伏。这种霸凌对人的精神影响的长久,也令我们感到震惊。

《性别平等,性骚扰,与情感霸凌》讲座海报

2020年初,浙江大学社会学系开展了一次《性别平等,性骚扰,与情感霸凌》的讲座,主讲人为郦菁、尤怡文、吴桐雨三位老师。本来只是面向学生举行的一堂“性与性别教育课”,没想到受到热烈反馈。召集人之一的社会学副教授郦菁发现,来参加的同学中男性同学比例不低,“这本身就是对我们的一种鼓舞”。以下是一条对郦菁的采访精选。

Q:一条

A:郦菁

Q:说说您对PUA和情感霸凌区别的理解?

A:我最早知道PUA,是一些性别研究学者告诉我的,但它全面大众化是因为去年的包丽事件。特指男性对女性的无论是情感、还是身体的控制上的一些具体策略。不是好多文章说它赚屌丝的钱嘛,一些大众媒体和公众号会使用PUA这个概念,只是从策略层面来讲事情,好像学习了这个策略之后就能够完成控制。但实际上这是误导,因为PUA只有权力的外衣,而不是权力本身。我觉得用“情感霸凌”来描述这种控制更恰当。在法律上和学术上其实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比如情感霸凌、胁迫控制、亲密关系暴力等这些概念,关注的点是权力本身何以可能,如何施行,而不仅仅是所谓的具体的技术或策略。

Q:如何定义情感霸凌?

A:情感霸凌通常发生在亲密关系之中,通过肢体或言语的攻击,人际互动中的排挤、孤立与贬低,经济和心理操控等方式,对亲密关系伴侣的持续欺凌与压迫,比较极端的形式包括性暴力、家庭内部的虐待。更为广义的霸凌可能发生在多种情境,包括同学之间、师生之间,甚至父母对孩子都可能是有霸凌的。

Q:在校园环境中,情感霸凌它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特征?A:在校园好多其实不是亲密关系,而是日常的课堂和社会交往。如果发生在师生之间,有些是性骚扰,有些是学术霸凌。老师对于学生的一个控制和利用,对他的人格贬低,以达到一定的目的——很多时候是树立自己的权威。其实根本道理也是一样的,还是权力关系。导师对学生的霸凌,典型形式包括强迫学生完成超额的科研任务、不给科研成果署名,以课业成绩为要挟达到私人目的、情感操控(不一定和性相关)。还有同学之间的霸凌也很多。如果纯粹是情感霸凌,更多还是发生在男女朋友之间。校园里十七八岁或二十岁出头,年轻人“自我”的建构还没有完成,“社会化”没有完成,对于微观意义上的社会交往的尺度并不完全清楚,更容易被精神控制。而其中,年轻女性处于社会权力等级较低的位置,更容易成为受害者。当你随着年龄增长,有一定亲密关系的经历后,能更好地应对这些问题。

Q:前段时间有一个报道,北京高校一位男老师不让女同学答辩通过,同学试图自杀。这是霸凌吗,您怎么看待这个事?

A:我没有看到具体的信息,无法判定老师是否对她存在霸凌和骚扰。我不觉得男性老师就100%就是有问题,很多例子中老师可能是标准比较严,这个无可厚非;也有案例是这学生的确论文写得不好,想不开自杀。所以网络尽管是纠正不公的重要场所,但是我们也要基于证据,并训练大众鉴别证据的能力。此外,学校也要建立相关的制度,才能不仅保护学生,也保护老师。

Q:为什么说校园里的年轻女性,更容易成为受害者?

A:我们系之前和李嘉诚基金会合作,在全国高校抽样,做了一个女大学生的调查:你最想得到哪方面的性别知识?结果回答最多的是她们想了解怎么建立性别关系,及性骚扰到底是怎么回事?并且,我们发现很多女大学生很不自信,她们认为自己最大的短板不是才能,而是外貌和身材。她已经被一些男权眼光的观点给绑架了,用男性眼光来“凝视”自我,这些就是年轻女性的处境,都是情感霸凌的社会基础。霸凌或胁迫控制的话语,都嵌入于这些社会基础,比如“你不是处女”,“你身材不够好”。这时就突显了性和性别教育的重要性。性教育不光是性知识的教育,还有性别关系应该怎么处理、如何建立亲密关系等。在中国,广义上的性与性别教育十分缺乏。

《春潮》剧照,电影刻画血亲三代互相复刻的相处模式

Q:霸凌行为与原生家庭的关系大吗?

A:很多人会沿袭自己原生家庭里的处理方式。我们不排除有一些情感霸凌的施害者可能是无心的,TA觉得父母是这么做的、我也该这么做,认为亲密关系就必须要控制住谁。所以根本上还是公权力要介入,要教育,要有惩戒机制:首先让这些人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每个人该如何平等地去看待各种关系;然后如果无法通过教育纠正的话,那么就要通过强制的公权力来兜底,保证社会公平、公正,保证公民人格的平等。

2020年初,性别平等与情感霸凌课讲座现场

Q:在公开场合去讨论这种亲密关系中的问题,是否必须、意义何在?

A:亲密关系当中的不平等,特别是霸凌或控制的行为,很多时候是私人问题,但也必须要有公权力的介入。有时越轨行为和一些日常行为之间的距离也是比较模糊的。你甚至很难给一些比较极端的行为进行定罪,这是法律上的一个难点,对立法技术的考验。但我们对其进行公共讨论还是可能的,先讨论起来,尝试定义,界定议题,进行思想交锋,才有未来的更多可能性。5月20日的新闻,有人说要呼吁《妇女权益法》的修订,就是把原先的一些法律定义给扩展起来,把新出现的问题能够包括进去。像比如说在英国、爱尔兰和澳大利亚,它们有所谓的“伴侣虐待罪”。在一些学者、社会和妇联的共同推动下,中国对于家暴已经有立法,这是很重要的进步,下一步也可以考虑扩展,把亲密关系中的极端行为放进来。从社会公共层面说,我们可以进行教育,通过媒体、通过学校或其他公共教育渠道,不光是教育受害的人、施暴的人,也是教育那些有问题的原生家庭的父母,也教育公众。现在有很多公益机构,都开始做网上讲座,还有一些NGO提供帮助的渠道。

关系里出现哪些信号,可能在提醒你出问题了?1、出现了身体暴力,这是绝对不可容忍的。

2、对方用言语暗示贬低你,比如攻击你的某些身体特征,说你长得胖、丑,今天的妆化得不好看,觉得你没有以前漂亮等。这种刻意的贬低是会对人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的。

3、TA单方面来设定两者之间亲密交往的条件。比如TA说:“你要是胖的话,或你再怎么样,我们就不交往了。”听到这种单方面的条件,另一方就会感到害怕。

4、在经济上,一方对另一方有控制或者有明显的不公。比如说一方让你把自己的钱给TA,或者说TA有足够经济能力的条件下,依然禁止你进行消费。

5、还有一些小细节,不做家务,把家务说成“必须是女性来做”,还指责对方做得不好等等。亲密关系要建立起来,肯定要双方一起来协商和确定。

保护自己和他人,我们能做什么?以下三条建议,切实可行。

1、树立自我身体界限意识。

确定自己身体的感觉,相信自己的感觉,并学会用这三个问题,来辨认所处环境是否危险:1)这样做合理吗?2)有这个必要吗?3)我也会这样对别人吗?如果心中产生疑惑,就应该躲离这个情境,及告诉可以信任的人。

2、与人交往和沟通中,培养性别平等意识。

试试反问自己三个排除条款:1)如果我的伴侣在场,我会对她这样吗?2)你愿意自己的重要他人,也这样被对待吗?3)如果是我自己,我会希望别人这样对我吗?

3、如果你的朋友或家人,已成为情感霸凌的受害者,TA需要你的聆听和陪伴。

不管是觉得TA一定要治疗,还是觉得TA很脆弱、一定要被保护等等,请不要帮TA做决定,尊重TA自己的意愿。帮受害者做的决定都是在“违反意愿”,其实都是再次的伤害。而重建、复元的过程,其实就是让TA可以重新找回“自己做决定”的那种能力,及有信心的感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