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里被梦见的人醒了-(梦见醒来还是梦)

“一个做梦的人在那做梦人的梦里被梦见的人醒了,在梦中看见了许多人。一旦醒来在那做梦人的梦里被梦见的人醒了,他询问:‘梦中的那些人是否也醒来了?’多么荒唐!又如在那做梦人的梦里被梦见的人醒了,有贤者说:我不了悟也没有关系。让我成为世上最后一个了悟的人吧。这样我能够帮助其他所有人在我之前了悟了’,啊哈,这样就好比做梦的人说:‘让那些梦中的人在我之前醒来吧。’这二者其实没有不同,皆荒唐。”

——摘自“这就是一切”《拉玛纳的教导》

一个人站在梦的边沿,向里望去和向外望去,是不完全相同的:向里望去,那是完全的影像世界,那里只有影像,没有实体存在在那做梦人的梦里被梦见的人醒了;向外望去,那里既有影像,也有实体,且它们结合的如此紧密,以至于你根本分不清哪是心造的影像,哪是事物的实体存在。

闭上眼睛你睡觉,梦中你看到一些人,一些世界,那世界我称为内在的世界,内在的梦;睁开眼睛,你又看到一些人,一些世界,那世界我称为外在的世界,外在的梦。就其所见的影像而言,二者都是心所成像。但有所不同,前者是纯粹的影像,不依外质和合而有;后者则是,就其像是纯粹的影像,就其体是有碍质,其影像依和合而有。

因此,不能将一个外在世界里的人和一个内在世界里的人完全等同。完全梦中之人,你醒来,它们全没了,再想遇见,只能搜索回忆;而外在世界之人,你醒来,你认识到,原来你认为的他,是你心识所造,而他的实际,你心所不能为。一个人醒来了,这世界还有需要帮助(度)的人吗?当然有。如果他人说我需要帮助,那有;如果他人说我不需要,那没有。

这世界有要帮助的人,你是第一个。先帮助了你,再帮助他人吧。一旦彻底醒来,帮助他人时你便有了捷径,不再绕弯。亦或绕弯,但你知道那是绕弯,那是温柔的搀扶和引领。一旦你彻底醒来,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你不再因他人的反应而焦虑或烦恼。你清晰,你明白,你看到真实的他是完全无恙的,他只是在被虚假的所干扰,而那无大碍,即使你或他什么也不做。

即使一个人正在他所认为的地狱里吓得惊恐不安,你看到那地狱并不真实存在。你仍能做你所做的,给他所要的或不给,而不受他情绪的干扰。这世界有需要帮助的人,但那发生在梦里。一个人在他的梦境中才会受苦,而你需要跳进他的梦才能帮助他。跳进他的梦里,是为了将他拉出梦。因此,受苦、帮助、被帮助等,是梦中的事,那只有发生在梦里。一旦你梦醒了,你第一个打破这个故事,接着你帮别人打破这个故事。

故事代表黑暗,无故事代表光明。一个打破故事的人帮助另一个人打破故事见到光明,那就像一盏灯点燃了另一盏灯。做个传灯的人。一旦你觉醒,你就成为一个传灯的人。那甚至都不由你决定。因为你控制不住你的光,你掩藏不了你觉醒后的认识与见地。你不得不以这些东西作用他人,影响他人。而他人接受你的影响也不由他们控制。一切都自动自发,在超越人的主观意识之上,有新的规律和次序存在着。

发现在你之上的心智规律和次序,让它运作,而你退下。不管你多大年纪,在做什么工作,过一种退休的生活。修行就是,不管你多大年龄,不管你在做什么,寻找和让自己过上那种退休的生活。一种没有操控,没有把持,没有努力,自动自发的快乐生活。不是你在生活,是生活在生活你。这不是一个拗口的道理,那是诸佛、诸觉醒者正体验着的实际。来,过那样一种生活。

本文摘自《一念行者》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