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梦里梦见拾了很多冥币的词条

这是我五姨和我妈妈一起经历的梦里梦见拾了很多冥币,话说我妈妈小时身体一直不好梦里梦见拾了很多冥币,孩子多了梦里梦见拾了很多冥币,年龄差距也大,我大姨和我妈差了22岁,我妈妈出生时,我三个舅舅和两个姨已经不在家了,所以互相间有的感情深,有的感情淡。我妈妈和我五姨感情就非常好,至今两家也走得很近。那时我妈妈五六岁吧,天天跟着我五姨屁股后面玩。我五姨比我妈大7岁,男孩子性格,那时也算是小屁孩儿,什么都不懂,就知道领着小妹妹东跑西颠。有一次不知不自觉就领着我妈妈到了南地(上个故事说的,那时一片野地,也有几座坟),正好一家人家刚上完坟,其实我五姨原打算捡点贡品吃,现在想想那时太苦了,但我五姨不觉得那时可怜,因为家家户户基本都那样,上坟的一般也就是馒头什么的,肉是肯定没有的。

但是即使馒头,人家上完坟也是拿回家自己吃的,也就是摆在坟头意思意思,活人都挨饿呢。等到那家人走了,我五姨就领着我妈到坟头,吃的东西自然都没有了,还剩下一小堆纸钱元宝和香。那纸钱都是自己家做的,元宝也很假,但那时实在没什么玩的了,五姨就领着我妈在坟头瞎玩了一会,我五姨装卖香的,我妈装买家,把纸钱当真钱那么玩。玩过一会后,天快黑了,我五姨就领着我妈回家,回到家后也没什么,我姥姥也没问,那时家长不像现在这么管孩子,现在家长狠不得孩子拉个屎都要向自己汇报,就怕自己孩子学坏。我姥姥什么都不管,能给你口饭吃就对得起你了,结果这么多孩子长大后全出息了,这是后话。吃过饭后,我姥姥挨着我妈和小姨就睡觉了,姥爷当时是值夜班,农村睡觉特别早,小时我姥姥看我,7点半就睡了,然后凌晨三四点起床。

睡着睡着就听我小姨哭了,我姥姥打开灯以后,就看见我妈用手死死地抓着小姨的胳膊,小姨疼得直哭。我姥姥当时就骂,小英子(我妈小名),赶紧松开你姐,只见我妈两眼紧闭,跟没听着一样。我姥姥这火爆脾气就上来了,我姥姥说话只说一遍,全家都听(除了我姥爷外,我姥爷虽然蔫吧老实,但当家),我姥姥上去就掰我妈的手,但掰了一下,居然没掰动,这就奇怪了,我姥姥那时中年,常年干活,个子虽然矮,但力气很大,我妈妈从小体弱多病,一盆水都端不起来(一点没夸张,我妈妈刚结婚时身高162,体重才70多斤,),我姥姥感觉不对,就去里屋喊我四姨,五姨还有六姨。我六姨和我小姨差不多,看见了这一情景就知道哭,我姥爷也不在家,而且上班呢也不能叫回来,我姥姥和我四姨一起才把我妈的手掰开,这时我妈紧握双拳昏迷不醒。

我姥姥边哄着我小姨和六姨边让我四姨去“南屯”(因为我姥姥家背面是火车站,火车道穿过那边,所以我姥姥家算村子最北面,南屯就是其他亲戚住的屯子)找我三舅姥爷,也就是姥姥的弟弟。虽然大晚上让个小姑娘出去不放心,但是也没有办法,我四姨在当时是最大的,穿上衣服拿着手电就去了(姥爷很有才,车站坏的手电姥爷拿回来修好,就成自己家的了),这里介绍下三舅姥爷,老爷子大前年去世,享年98岁(而且不准,肯定比98大,那时孩子多也记不清生日,这个绝对不夸张)一辈子就是农民,除了种地就是给人看看怪事,不懂风水,也不是大师。过了很久四姨带着三舅姥爷回来了,老头儿一路上听四姨也说了不少,看了看我妈妈的症状,就问,这孩子去过哪没,姥姥一时没想起来,想想我妈平时就跟着我五姨,于是就问我五姨,我五姨当时害怕挨打,说没去哪,就在外面玩会,但小孩子撒谎时那表情就出卖她了,三舅老爷说,丫头,别怕,跟舅舅说实话,保证你妈妈不打你。听了三舅老爷的话,五姨就说领我妈去坟地玩了,我姥当时气得拿起条扫就要打,被我三舅老爷拦下了,小孩不懂事,以后长记性就好了,三舅姥爷就让我四姨去打碗井水,然后拿了一个鸡蛋和一根筷子。

不知道念叨了什么,总之当时鸡蛋在炕上立住了,筷子也在水里立住了,三舅老爷说了一句,没什么事,你们几个睡觉去吧,老五留下。其实当时是看出有事,怕吓到姨们,我小姨也不例外,被我四姨哄着到了里屋,开始小姨不愿意,但我姥姥一瞪眼就乖乖地走了。姨们走后,三舅姥爷就对我姥姥说,老姐,怕是出事了,有东西跟进来了。一句话把我五姨吓得不行了,我姥姥到是没觉得什么,他们当初是从河北逃难到长春的,经历过生死(以后会讲,逃难期间姥姥遇到的事),姥姥就说,老弟你看咋办吧,我三舅姥爷当时去就摸我妈衣服,摸到衣服兜时停住了,感觉有东西,往出一掏,一把纸灰,我五姨说当时往兜里放的是没烧过的纸钱,怎么是纸灰呢梦里梦见拾了很多冥币?我三舅姥爷也没吭声,继续掏,结果怪事就来了,本来很小的兜,感觉就是掏不完,地上已经一大堆纸灰了,但是我妈兜里还能掏出纸灰来。我三舅姥爷就抱着我妈,让我姥姥先把纸灰都收起来,我五姨带路,去白天她们玩的地方,又让我五姨拿上点自己家的纸钱,(那时可能是清明还是7月7,家家户户都上坟烧纸)。那片南地是野地,也不是专门的坟地,所以坟头少,很好找。等到了坟头,我三舅就对着坟头说(也没举行啥仪式,就是看了下碑,是个老太太) 大娘啊,孩子小不懂事,你别跟她一样,她拿你多少钱我们还你就是,说我就拿出火柴去点带来的纸钱,那天晚上也没风,干干的纸钱却怎么也点不着。三舅姥爷看点不着,接着念叨,大娘啊,都是穷苦人,我们家也没干过啥伤天害理的事,能过去就过去吧,实在不行,你想吃啥,我过两天让我姐姐(也就是我姥姥)给你做点,估计遇到的这个老太太也不是啥坏人(不是厉鬼),我三舅姥爷念叨了一会,纸钱就点着了,纸钱一着我三舅老爷就让我五姨跪下,磕头认错,我妈妈则是我姥姥一直抱着,等烧完纸钱以后,我三舅老爷吩咐别回头也别说话,直接回家。

四个人回到家后,我三舅姥爷就把我妈妈外衣也就是装过纸钱的衣服拿到院子里烧了,我姥姥说那是烧得一个干净!全是灰,(要把衣服点上火都烧成灰几乎不可能,不信的朋友可以用纸试试),烧过后三舅姥爷就对姥姥说,小英子以后就穿姐姐们剩的衣服吧。(其实那时候都是小的穿大的剩的衣服,也就过年能做套新衣服,但自从那事以后,我妈妈一直到上高中都没穿过一件新衣服)一切完毕后,三舅老爷也没回家,就守在我妈旁边,我妈妈当时没醒,但是睡得很熟很安稳,双手也不用力抓了。

第二天姥姥打听一下那户坟,知道是隔壁村的老孙太太,问了一下她家人,知道老太太生前最爱吃饺子(那时东北人基本最爱吃的都是饺子,以至于我现在我去姨家都不敢呆久了,隔三差五就来顿饺子,受不了)。我姥姥回去就剁酸菜,买了点猪肉,包了二十个饺子端去了坟头,最后饺子放那了也没敢拿走(前面说那人上供的馒头都拿走了,不是姥姥阔气,是真有阴影),上完饺子后,姥姥回到家就看见妈妈醒了,问我妈妈咋样,我妈妈就说梦见一个老太太,说给我妈钱花,然后就大把大把地撒钱,我妈在梦里就去抓。抓了很久就是抓不完,最后那个老太太说回家吃饭了,我妈妈就醒了。事后我姥姥问我三舅姥爷,为啥我五姨没事,我三舅姥爷说,第一我五姨没拿纸钱,第二我五姨命好(这个我们都信,我五姨的命是相当好了,属于走大街上都能捡钱的主,现在一个月一万多收入,家里还好几套房子)。自从这件事后,我五姨对我妈妈格外的好,我姥姥也开始关注我妈妈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