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里梦见一个小孩子还给他喂了粥的信息

又火了。

上周毕志飞改编《小城之春》+被骂+哭连夺三热搜。

这次,还是经典改编。

骂得更猛了,因为是国民度更高的《大话西游》梦里梦见一个小孩子还给他喂了粥

#张雪迎重现紫霞仙子wink#

网友概括“东施效颦”,“一个是眨眼,一个是眨脸”。

△ 这wink可以说是很硬核了

来自《导演请指教》。

但就是这样一个网友直呼尴尬的片段,播完后竟然是……一边倒的好评。

陈祉希梦里梦见一个小孩子还给他喂了粥:看完这个片子,我来值了。

郝蕾梦里梦见一个小孩子还给他喂了粥:这才是电影真正的样子。

连一向犀利的李诚儒,都直呼梦里梦见一个小孩子还给他喂了粥

这部片子是我看到

最好的一部片子

是评委硬捧?

现场大众观影团好评度92%,也是参赛作品中最高。

在嘴仗、分裂、吐槽之后,终于有值得认真看的作品了?

后台都在催。

Sir这就要来聊聊:

第二期短片品相如何。

以及,又有哪些新的问题。

01

首先要说,张雪迎挺冤。

经典再现从来都是个天坑。

神作在前,已经深入人心,怎么模仿都像是公开处刑。

《我就是演员》,姜潮许君聪表演《西游·降魔篇》不到30秒被叫停梦里梦见一个小孩子还给他喂了粥;《演员请就位》,郭敬明改编《大话西游》最后喜提零票。

尬在于。

这些片段都是电影里的神来之笔,你不够神,自然谬之千里。

但在这一次,《导演请指教》里改编的《大话西游》没有顶风作案。

它延伸出了另一个故事,《爱情》。

导演曾赠,她为男主(张晚意 饰)设计了一个特殊的背景:

父亲是聋哑人,他会使用手语。

开场第一个镜头就是他在给父亲介绍《大话西游》的情节。

没有声音,但是独特的手语形式,让观众的情绪一下就被带进导演设的局:

这是一个爱情的故事。

而且,需要你更静地用心感受。

然后是张雪迎饰演的女孩出现。

紫霞仙子吗?

不,她是一个来到景点,租赁紫霞仙子服装拍照的游客。

男主父亲是做服装租赁生意的,用他的话说,来这种地方拍张紫霞仙子游客照的,都是些“傻女人”。

张雪迎的设定就是个失恋的姑娘。

不够仙,甚至有点尴尬和狼狈,才是故事需要的。

不出几分钟,短片已经搭建起了三种关于爱情的态度。

男孩父亲:不相信爱情,只关心生意;

女孩:感情挫折,仍痴心想要挽回;

男孩:懵懵懂懂,从来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样的。

主题是有了,但故事呢?

够动人吗?

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观众接受故事?

导演的推进有条不紊。

男孩看到墙头的女孩,并不直接上去催。

第一个动作,叫人;叫不动,用手电筒晃;晃不动,这才上城楼去催。

沉溺在男友电话中的女孩才注意到他,回眸时有泪痕,手上串铃声响。

镜头给到张晚意的脸,出神而迷惘。

再回墙头,女孩已不见。

他独自看《大话西游》,女孩入梦,梦里的wink顺理成章。

最后男孩穿上至尊宝的衣服,也没有了以往模仿者的尴尬。

到底爱情存不存在?

男孩和女孩是同一种人:你相信爱情,爱情就是存在的。

这个短片的好评,实至名归。

02

《爱情》为《导演请指教》创造了一个非常平静和愉悦的时刻。

因为它的出色表现,弥合了两种评价体系的分裂:

专业和大众。

赛制的设计便是据此设计的:

200位大众,50位专业评审,每人一票。

两种意见,在《爱情》这里达到了统一,大众和专业的得票率分别是92%和98%,总分全场最高。

就像郝蕾起身对后排观众说的:

好电影的感动和认知我们是一致的

但能一直一致吗?

到了其他导演的短片,分歧还是会被摆到台面上。

电影院里何尝不也一样。

我们没少见过奖项傍身、影评人赞誉的电影,在院线排片难,上座低,上映没几天就惨淡收场。

也没少见过口碑不佳,网上吐槽一片的电影,照样票房好几个亿,赚得盆满钵满。

综艺要选好电影,好导演。

“好”的标准是什么?

《导演请指教》的争吵,基本都围绕着这个问题,于是“吵架”、“撕×”、“大型辩论赛”。

上一期。

梁龙的短片因为大多数观众看不懂,按下离席键,票数低于120而停播。

大家没有看到结尾:

色彩由黑白变为彩色,孤独的“异类”抱团,找到同类,也找到了归宿。

是大众错了吗?

要知道,大多数观众没有兴趣去解读导演的意图,也没有义务去关注行业里是怎样生产一部电影。

他们的评价标准很简单——自己的感觉。

感觉好看就是好电影,觉得不好看可能转身就吐槽。

所以陈祉希说出这番话时,屏幕上飘过一大片赞同的弹幕:

观众是真的要拿钱

要拿时间

去看一场电影的

这就是为什么观众对待电影比电视剧严苛,电影很难像剧一样动辄就9分+。

因为你不能像看电视剧一样,觉得不好看就右上角,退出弃剧。

看电影是有沉没成本的。

看到一部看不懂、不喜欢的片,反正钱也花了,只能硬着头皮看完。

就算不想浪费时间,中途离场,但去电影院来回通勤的时间也是免不了的。

问题在于:

一部无法讨好大多数观众的电影,是否就应该从市面上消失?

是不是也应该允许,一部只能讨好10%,甚至1%观众的电影存在,然后让它给予那部分观众100%的观影体验?

专业与大众(市场)之间的分歧,这一期中体现得最明显的是两部作品。

蒙古族导演德格娜,改编中国第四代导演谢飞的《黑骏马》。

拿出这个故事后,齐溪非常感兴趣想要加入。

制片人们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有底气的导演。

出手果然稳。

坦白说Sir很喜欢。

祖孙三代在大城市里的同一屋檐下生活,外婆想回到家乡伯勒根河,屋里正在做的奶茶还没关火,就拉着行李箱出走。

可只是在公园转上一圈,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到家里。

为什么不回去?

离开家乡50年,认识的故人已经离去,伯勒根河听说已经干涸……

“回不去的故乡”,这个命题太常见。

但这部短片又加入当下的现实:

为什么回不去?

疫情、隔离,想出远门也更难了。

所以在整部片子里除了乡愁。

多了窒息、不安,莫名的烦躁。

打通了我们置身于“后疫情时代”的情绪,你能看到人与故乡的阻隔,代际的隔阂,人与社会的隔离。

Sir不能说德格娜的这部作品浑然天成。

起码是Sir更欣赏的类型:

生活应该是复杂多义,可以让人自己去体会和理解。

不出意外。

这部作品专业和大众评价呈现两极分化。

是的,评价再高,一部电影最终要面对市场。

导演实现了表达。

制片人和投资人却无法回避投资与回报的问题。

方励,一个为了好片子赔了都高兴的制片人。

当时《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排片只有0.04%,但我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拉着李睿珺跑路演呢,跑了8个城市。大家说太夸张了,但一个好的电影值得你这样付出。赔了又怎么样,高兴呗,哈哈哈哈哈。

仍然给了德格娜一盆冷水。

简单概括:赔钱可以,前提是导演要用高的艺术性,回报那部分打了水漂的投资。

另一边的例子。

王暘的《我知男人心》,故事讲杨千嬅饰演喝了一杯咖啡后,突然发现自己有读男人心的能力。

呈现的效果?

李成儒直接开怼:

在专业评价层面,《我知男人心》被批得体无完肤。

但是,84%的大众好评度,都市情感题材,讨论渣男渣女等年轻人热议的话题。

换个思路,这不就像是……《前任3》?

口碑扑街,豆瓣5.5。

但不妨碍有大把男男女女看emo了,最后电影拿下19.4亿票房。

这样的电影,是否也是市场需要的?

《导演请指教》的不可开交,既是不同的人对于电影理解的分歧,也是不同的人对于自己的立场和利益的站位。

你看艺术,我看娱乐,他看投资。

个中掣肘,几乎是电影的宿命。

重重包裹的,导演对电影偏执的爱,要如何突围?

03

影院是观众的主场,片场是导演的主场。

《导演请指教》带我们进了电影的后厨。

这的资金和团队,是原材料和各种调料,那么导演,无疑就是最重要的厨师。

上一期写完后,有朋友在后台抗议:你对毕志飞就是有偏见,《新小城之春》拍得明明不差。

既然是《导演请指教》,那么Sir就想尽可能剥除外界因素。

回归导演。

毕导拍得如何呢?

现场他的确得到了不少的肯定和鼓励,然后如释重负地泪洒当场了。

现场票数192,赢了梁龙,起码大家看得下去,把片子看完了。

Sir再次强调:

导演,导演。

毕导在现场如何导戏?

剧本研读。

没讲清楚故事逻辑,演员提问题就是:剧本可以改,我真无所谓。

为人平和,尊重演员?

一开拍想不起自己说了啥,全靠演员提醒。

△ 可算知道了《逐梦演艺圈》的11条叙事线是怎么拍出来的

坚持要走戏,可演员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你一直看手机,你又不看我们。

为啥不看?

有摄影看就行了。

在现场,毕导更像是一个包工头。

他负责攒一帮演员、编剧、摄影、美术,到了现场,一声令下:

你们上来,自己动。

Sir不否认《新小城之春》的确有进步。

但你要考虑清楚:

你看上的究竟是导演,还是导演找来的演员、编剧、摄影、美术们?

虽然说作为一个观众,只需要面对银幕展现出来的成品。

但要看透《导演请指教》,不可忽视的一个阵地,就是片场。

在这里,你才能发现导演的风格、性格,以及真正用上了自己多少本事。

有的导演向摄像求救,有的导演向演员求救。

宁元元在惠英红面前,像个来片场学怎么指导演员的学生。

执行方案遇到困难,那就算了吧,不要这么麻烦。

感觉她永远笑盈盈,这也ok,那也ok,没什么自己坚持的主见。

Sir本以为最后的短片会是灾难式的。

但结果居然……还行?

改编《五行山》,讲述一个网瘾少年,擅长玩农药里的孙悟空,被妈妈送进了一所“五行书院”,就像被压在了一座大山下。

映射的现实,你猜到了。

弹幕上都在说——“敢”!

有几处设计的确有点意思。

比如教育部门的封条,就像是等待唐僧揭下的封印。

五行书院被查处后,招牌破落,“院”变成了一个“完”。

有好题材,有想法。

但也看得出,导演对全片的把控力,仍然还很稚嫩。

技巧和经验上更成熟的导演呢?

他们大多的问题是,没资源,没钱。

什么都得自己上手来。

德格娜距离上次拍摄已经有4年,重回片场,设备不熟悉,身体吃不消。

少数民族题材,还得给演员来个蒙语速成班。

曾赠的片场里,把能遇到的基本问题都挨了一遍。

改编《大话西游》的IP,要找沙地,资金短缺。

突降大雨,“沙漠”变泥坑。

设备没信号,收音出问题,群演闹情绪。

爸爸在医院复查,导演心里害怕。

从强颜欢笑,到调整情绪,处理问题,进入拍摄状态。

拍不出《大话西游》漫天黄沙的苍凉。

恶作剧的暴雨,沙漠中泥泞的水潭,干脆就拍进电影里,反正我们的生活不就充满这样的无奈和无常。

困难有,麻烦多。

导演始终相信,只要有信念感,都是可以熬过去的。

如果说,原来我们只拿影片质量本身,来判定导演的能力。

那么这些幕后的冷暖,提供给了我们更多观察的视角。

了解这些之后如何评价,是你的选择。

回到全场没有争议的《爱情》。

电影的制作工序复杂,行业内的套路繁多。

但真正的好电影,源头总是一颗纯粹的热爱之心。

短片里那些击中人心的画面里,都是拍摄中导演一点点抠出来的。

一滴眼泪的精确,一个扭头的节奏。

不只是演员的表演出色,更是导演的能力和素质体现。

张晚意和张雪迎谈论爱情,一场稍不留神就变成尴尬说教的戏。

导演怎么处理?

后景,女孩说男孩做的是“爱情生意”;前景,一对穿婚纱的新人从左到右走过。

后景,女孩说“假的证明不了,真的不用证明”;前景,一对穿着喜服的情侣从右往左走过。

导演也抛却了对《大话西游》经典台词的复刻。

抽出了它的内核:真挚。

同时也给出了她的答案:真挚的爱情从不可笑。

基础的食材,有限的配料,做不了满汉全席。

对真正有才的导演来说,却能熬一锅醇香的粥。

影视寒冬,行业处于投资冷静期,新人导演无戏可拍。

当前电影节、创投扶持计划,也不能完全解决影视制作新人的困境。

可好的导演需要被看见。

某种程度上,这节目看到了更多对电影的思考,尤其是对导演工作的探讨。

它也许是沸腾的,喧闹的,有争议的。

但如果新人导演真有一天从没有热度,到大众视野里淡去。

拍电影重新成为一种特权,看电影成为小众狂欢,影迷圈地自萌的时候。

它可能才真的死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西贝偏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